清客

第212章 特立独行是吾辈

贼道三痴 Ctrl+D 收藏本站

????七月二十八日,秋风生凉,天气晴好。

????一大早从东学院大街到学署大门前就已经是人头挤挤,最先聚集的不是读书人,而是那些卖果子、卖甜酒、卖零食的小贩,小贩们是春江水暖鸭先知,哪里热闹他们就往哪赶

????陆陆续续,应乡试的生员们到了,未取得乡试资格的生员也来了很多人,他们要看看那个大名鼎鼎的曾渔能否通过此番考核;南昌城里那些童生也来了,曾渔补考进学的故事很励志,他们是来了解曾渔当初是怎么通过补考成功进学的,再考核一次也无所谓啊

????到了辰时初,从白马庙广场开始一直到学署已是挤得水泄不通,曾渔—猪—猪—岛—小说{zhu}{zhu}{dao}和郑轼一行赶到时竟然挨挤不开、前进困难,曾渔拱手过顶,大声道:“诸位诸位,请让一让,让一让,不然就误了在下的考试了。”

????郑轼高声道:“这位便是广信府曾秀才,大家让一让,不要耽误他考试,不然就没热闹看了。”

????拥挤的人群发出“哗”的声音,很快让出一条三尺空道,曾渔就从这两面人墙间走着,他面带微笑,听着那些如堵的看客对他品头论足,夸赞、讥讽的都有,曾渔八风不动,将至学署时他听到有人大叫“曾先生”,侧头寻看,却是严绍庆在几个强壮奴仆护卫下来为他助威

????曾渔微笑致意,挥挥手大步走过,来到学署大门,与郑轼诸人拱拱手,独自走上台阶,这时,门内走出两人,居前一人瘦如竹竿,脖颈如鹅,唤道:“曾生”

????曾渔抬眼看时,却是广信府学教授张广堂,张广堂身后那人是永丰县学的李教谕,赶忙趋前见礼,张教授细长脖子扭来扭去,很无奈的样子,说道:“我与李司训几人是昨日到的省城,听说了你要考核之事,很是惊诧,向黄大人问讯,方知究竟,唉,你不要愤慨,更勿慌乱,好生作文就是,以你现在的学问,通过考核易如反掌。”

????永丰县学李教谕也安慰曾渔,曾渔颇为感动。

????……

????江西道提刑按察使司衙门坐落在南昌城西学院大街,距离学署不过半里地,学署那边的叫卖喧嚣、呼朋唤友的嘈杂声响传到按察使司这边变成一种“嗡嗡嗡”的浩大绵密的沉沉之音,正欲上轿出门的按察使王宗沐皱眉问轿边差役是何动静?

????差役躬身道:“回老爷的话,是学署那边看热闹的民众,听说今日要考核一位姓曾的秀才,早早就聚集起来了。”

????王宗沐哂道:“考核一个秀才有何热闹好看!”

????忽有一人说道:“新甫兄,这位曾秀才可不是一般的秀才,严府西席、道宗东床,还有剿贼立功的传奇经历,不敢说名闻天下,在江西,说起曾渔的大名不知道的人还真是不多。”

????说话的人衣冠如雪,从廨舍内快步走到王宗沐身前,这白袍客正是那日在白马庙与曾渔一席谈的神秘客,曾渔话不投机拂袖而去后,白袍客带着两位仆人也离开了白马庙,搬进了按察使司衙门,成了按察使王宗沐的座上宾

????王宗沐笑了笑,说道:“从黄提学送来的那两篇八股文还有那封书信来看,曾渔好古文辞,颇见功力,且思路开阔,黄提学允他补考进学并无不妥。”

????白袍客却道:“此事非关文章优劣,乃是忠奸之争。”

????一个七品文官冠带的中年人近前低声道:“凤洲兄所言极是,忠臣奸党之辨才是首务,八股文章乃末技也。”

????王宗沐道:“曾渔涉世未深,与分宜关系亦浅,其生员资格虽被要求复核,却也未见有人为他说情,黄提学除外。”

????白袍客沉吟不语。

????那位七品官却道:“或许是事起仓促,他们未及布置吧。”

????王宗沐摆摆手,示意莫说那些事,道道:“不说了,上轿,上轿,正辰时临近了。”又问那白袍客:“凤洲一起去吗?”

????白袍客道:“我不进学署,就杂在人群中看个热闹吧。”

????牌军喝道,威武肃静,按察使王宗沐一行来到学署,提学副使黄国卿早已迎候在仪门外,黄国卿身边一个方巾襕衫的秀才向王宗沐施礼道:“学生曾渔拜见王大人。”

????王宗沐打量了曾渔两眼,似乎有点眼熟,问道:“你就是曾渔,以前可曾到庐山白鹿洞书院听我讲学?”三年前王宗沐任江西道提学副使,修王阳明祠、重开白鹿泀书院并亲自主持讲学,当时江西各府、县前来听讲的学子甚多。

????曾渔道:“嘉靖三十八年秋,学生曾赴白鹿洞听讲,当时是黄提学主持。”

????王宗沐“哦”的一声,心想自己怎么会觉得曾渔有点眼熟呢,应该是记错人了,说道:“你对本司要求对你的考核可有怨言?”

????曾渔道:“王大人,是学生上书要求重新考核的,为了黄提学的清誉、为了学生的清白,只要考核公平、公正、公开,学生何惧考核。”曾渔表面一派温文尔雅,言词语气却渐有狂生之态。

????王宗沐有些不悦,曾渔话里带刺啊,不过黄学政就是在边上,他也不好多说什么,此番考核本就有些师出无名,黄学政是反对这次考核的,说道:“此次考核依旧由黄提学主持,本司只作监察,科举取士,乃国之重器,岂能不谨而慎之。”

????另三位监察考核的官员也到了,分别是南京林御史、江西道刘御史、袁州府郭推官,与王宗沐、黄国卿见礼后,一起到学署明伦堂坐定,曾渔也跟着上堂,恭立一边,看着那几位监察官,心想:“这位南京来的林御史应该就是原临川知县林润吧,与谢榛老先生是世交,去年在临川谢老先生为我补考之事奔走,还是请林知县引荐才见到的黄提学,没有想到时过境迁,林知县成了林御史,却要来考核我了,真是让人啼笑皆非啊。”又想:“听闻林润甫就任御史之职,就猛烈弹劾严世蕃的死党鄢懋卿,现在又要借我生事,官场真是人情翻覆似波澜啊。”

????学署衙役搬来一张小方桌和一把椅子,桌上放置笔墨纸砚,一切就绪,单等考试。

????王宗沐对黄国卿道:“黄大人,这就出题吧。”

????黄国卿道:“还是王大人出题吧,王大人亦是学官出身。”

????有些话黄提学没明说,王宗沐也觉尴尬,清咳一声道:“那就拈书定题吧。”

????拈书定题就是随意翻书,翻到哪一页就在哪一页上找一句做试题,这在科举考试中很常见,为的是杜绝考官泄露试题。

????黄提学问:“是考小题还是经题?又或者是两样都考?”

????王宗沐道:“只考小题吧,以一个半时辰为限,如何?”

????黄提学道:“但凭王大人做主。”

????书吏捧上四书,王宗沐拈起那册论语道:“就出论语题。”正待翻书,忽又抬头望着大门外,皱眉道:“肃静,肃静。”

????学署明伦堂正对着仪门,仪门与大门相距不过十丈,大门外数千民众的喧嚣之音虽不影响堂上官员说话,但那种“嗡嗡”之声还是让人烦躁,便有差役飞跑出去喝令众人不得喧哗

????堂外稍静,王宗沐翻书出题,随手一翻,是《卫灵公第十五》,便对曾渔道:“曾生,你以‘众恶之必察焉’为题作一篇八股文,不得少于四百字。”

????“众恶之必察焉”完整的句子是“众恶之,必察焉;众好之,必察焉”,意思是一个人就算大家都厌恶他,你不能人云亦云也来厌恶他,必须自己独立考察这个人是不是真的如大家所说的那么可恶;同样,一个人大家都喜欢他,你也不要跟风,要有自己的考察,不能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孔子这是教育弟子要有独立的思考和判断,不为表相迷惑

????曾渔含笑道:“‘众恶之,必察焉;众好之,必察焉’,这个试题甚好,正可道明学生目下的遭遇,学生自补考进学之后,阴差阳错剿贼立功,蒙朝廷奖赏,得多方赞誉,可谓‘众好之’矣,诸位大人现在考核学生乃是‘必察焉’,学生能不警惕自省乎。”

????黄提学听曾渔这么说,忍俊不禁笑了起来。

????王宗沐却是面皮微红,有些惭愧,说道:“那就赶紧答题吧,现在正辰时刚过,到午时初刻交卷。”

????对这种小题八股文,如今的曾渔是得心应手,一边磨墨一边打腹稿,一砚墨浓,腹稿已有了,不忙着书写,却对一边侍候的差役道:“麻烦取一张楮皮纸来,不要裁割。”

????差役便去取了一张楮皮纸来,这种不裁割的楮皮纸有五尺多长两尺多宽,纸质柔韧,不易破损,曾渔没有就座,而是立在桌边悬腕挥毫,在这张楮皮纸上书写,字如鸽卵般大小,用的是米南宫的行书体,写的是“众恶之必察焉”,堂上高坐的王宗沐、黄国卿等人都能看清纸上的字迹,不免纳罕,心想曾渔这是做什么?

????只见曾渔写两句,又停笔沉思,纸上那两行字迹是:

????“论人之好恶,必于其所同然者。而究其所以然也,盖好善恶恶,天下之同情也,人或蔽于私耳,可不究其所以然乎?”

????这是对“众恶之必察焉”的破题和承题,王宗沐、林润等人凝目细看,不动声色,黄提学却是捻须点头,这样的破题和承题简洁高浑,无可指摘,黄提学原本有点担心曾渔年轻气盛,遇到挫折容易心浮气躁,但看到这两句他就放心了,并且很欣慰,曾渔文章作得好也是给他黄国卿挣颜面哪。

????承题后面是原题,即圣贤为何而发题中之言,只见曾渔写道:

????“夫子示人曰,天下之善恶易以诬,君子之观法不容苟。”

????黄提学不住点头,心道:“这才是为圣贤立言啊。”

????再后面就是起讲了,起讲贵有议论,宜虚不宜实,讲究理正、意高、词古,曾渔写道:

????“此有人焉,事不近于人情,行不理于多口,居于乡而乡人憎之,立于国而国人贱之,恶之不亦众乎?然而特立者寡谐,独行者戾俗,众皆恶之,恐或不能无私耳。”

????王宗沐亦是八股文名家,做了三年提学副使,看了不下十万篇八股文,眼力自是不凡,往往一看破题就知考生水平高下了,曾渔这篇八股文从破题到起讲简直称得上完美,可作为范文传世,王宗沐暗暗点头道:“起讲转折甚妙,且看他如何提比出股。”

????只见曾渔一边思考一边书写,时间缓缓流逝,大纸上的字迹渐多渐满,这篇八股文的正文部分出来了:

????“要必验其行事之实,究其心术之微,真可恶也,吾从而恶之,否则未害其为君子,吾何嫌于违众耶!是恶而察之,则恶出于公不蔽于私矣。又有人焉,行必顺乎人情,事必同乎流俗,处于乡而乡人称之,流于国而国人贤之,好之不亦众乎?然而饰情以钓名,贼德以媚世,众虽悦之,或恐未必皆公耳。要必观其意之所从,审其心之所乐,真可好也,吾从而好之,否则焉知其非小人,吾可甘于徇众耶?是好而察之,则好出于公而不蔽于私矣。”

????不说黄提学心里猛赞曾渔,就是王宗沐、林润等人也是聚精会神观看,王宗沐差点击节赞叹起来,曾渔此文紧扣题意,提出论人“好善恶恶”必须弄清楚其本心是公还是私,正文两大比,每一比所论又针锋相对,立意超凡脱俗,实为难得的好文。

????大约用了一个时辰,曾渔把一张大纸基本写满,其间还略有涂改,但整体尚称洁净,站着悬腕写这么久,可见曾渔年轻体健啊,让老病的黄提学羡慕不已,只见曾渔最后写道:

????“噫,徇好恶之众者,鲜不失己;公好恶于己者,斯不失人;圣人言此,岂非观人之良法欤?”

????这是全篇的大结,写完最后这句,曾渔将这张楮皮大纸摊在桌前地上,然后另取卷纸书写,这种卷纸就是县试、府试用的那种试卷,有界红线横直格,规定每页十四行,每行十八字,这时不能用米芾恣肆的行楷了,改为法度严谨的小楷,场屋作文就要用这种书法,曾渔这一年来对书法用功颇勤,小楷他师法文徵明,文徵明小楷脱胎于王羲之的《黄庭经》、《乐毅贴》,以尖锋入纸,笔法刚健安雅,结体张弛有致,在当时影响很大。

????不须半个时辰,曾渔把楮皮大纸上文字誊录在了卷纸上,还认真地写上姓名、年龄、籍贯,然后把卷纸交给旁边的书吏,书吏转呈给黄提学。

????黄提学全文都看过了,心里有数,道:“呈给王大人,由王大人评卷。”

????王宗沐接过卷纸,扫了一眼字迹,心道:“书法亦佳,的确不是不学无术之辈。”温言道:“曾生,既答卷毕,你就退下吧。”

????曾渔早就料知不会当场有评语给结果,便把那张打草稿的楮皮纸折叠起来纳入袖中,施礼告辞。

????“且慢。”

????一边的林御史问道:“曾生,带走草稿意欲何为?”

????科举考试时为备磨勘查卷,草稿也是要交上去的,但现在又不是正式考试,曾渔更反感林润这种带着审判的语气,答道:“大门外数千生员都在等着看学生的作文,学生张贴出去让大家看看,此谓公开也。”

????林润正要提出科举考试要上交草稿的规例,黄提学先开口道:“曾生在众目睽睽下作文,难道还需要查卷磨勘吗,让门外诸生看看这篇作文也好,看众人评价如何?”

????黄提学既这么说,林润当然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有看着曾渔携草稿大步出仪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