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六 奏雅 六十四、神秘来客-上品寒士 澳门网上365bet_365bet平台注册_365BET能赢钱吗

上品寒士

卷六 奏雅 六十四、神秘来客

卷六 奏雅 六十四、神秘来客2017-11-15 15:12:12Ctrl+D 收藏本站

????六十四神秘来客

????数盏灯笼光映照,细雪如蝶舞,黄小统迫不及待地展开两幅绢画让陈操之看,一幅是两个玉雪可爱的小婴儿象两只小蛙一般趴在锦榻上,双手努力撑着,昂起小脑袋,二婴都是唇若涂朱,目若点漆,眼神灵动可爱,宛若孪生一般——

????另一幅是两个小婴儿系着红肚兜对面而坐,身子前倾,小手拉着小手,侧头嬉笑,神情生动——

????黄小统道:“润儿小娘子特意叮嘱我,要让小郎君猜猜这两幅画哪一幅是润儿小娘子画的?哪一幅是谢小主母画的?还有,画上两个婴儿,哪个是陆小主线生的小小郎君?哪个是小婵夫人生的小小娘子?”

????陈操之心里的欢喜如沸水,激荡腾跃,但既知葳蕤小婵母子皆平安,一直牵挂的心总算如石头着地,稳当了,见雪下得愈发大了,怕沾湿了绢画,便收起书信和两幅画,说道:“等下再细看——小统,你等五人辛苦了,我有厚赏,你们先去用饭,然后到我书房回话。”

????陈操之回到冰井台寓所,入书房坐定,取家书细看,得知陆葳蕤是五月二十九日分娩的,小婵晚了三日,陆葳蕤的男婴小字伯真,是葳蕤自己取的,是纪念她与陈操之在真庆道院后山茶花下倾心定情,本来是想叫真庆的,但因为庆字犯了陈操之兄长陈庆之的名讳,又因为是陈操之的长子,所以就叫伯真,而正式的名和字都留待陈操之取;小婵之女是谢道韫取的名,叫陈芳予——

????陈操之将一叠家书一字字看来,一边看一边笑,三兄陈尚也添了一子,四伯父陈咸的幼子陈谭已于五月间与丁异少女丁蕙兰完婚,陈谟被会稽内史戴述举荐为八品郡丞——

????只有谢道韫的信有些伤感,她四叔父谢万已于三月初病逝,她是参加了四叔父的葬礼才返回钱唐的,又见陆葳蕤和小婵都诞下子女,热闹无比,两个婴儿又非常可爱,谢道韫难免有些失落,又知陈操之要留镇冀州,更不知相见何时——

????陈操之曾在家书里向族中长辈还有陆谢两位夫人提起过要纳鲜卑公主慕容钦忱为妾之事,但现在看回信,陆葳蕤和谢道韫都对陈操之纳妾之事只字不提,嫂子丁幼微在信里倒是说了几句,要小郎保重身体,莫要耽于女色,老族长陈咸则从大局出发,认为既然桓大司马同意十六侄纳鲜卑公主为妾,那自然是出于治理冀州的考虑,叮嘱十六侄要善待慕容钦忱,莫要因为慕容钦忱是异族女子而嫌弃之——

????慕容钦忱紧随陈操之后面进了书房,她听到黄小统说陈操之喜得贵子娇女之事,现在看着陈操之览信微笑的样子,心里有些刺痛,这数月与陈操之卿卿我我双飞双栖,她都忘了陈操之在遥远的江东还有两妻一妾,今夜才意识到,原来陈操之并不只属于她一个人,她只是陈操之的一个妾而已——

????慕容钦忱有些伤心,坐在一边一声不吭。

????陈操之看罢家书,准备细看那两幅绢画,抬眼见慕容钦忱坐在光影里寂寞的样子,便唤了一声:“钦钦——”

????慕容钦忱顿时快活起来,她原不是心机深沉的女子,而且陈操之给了她前所未有的爱恋感觉,所以虽然国破家散,但她的心并未受到过多的伤害,当下近前问:“夫君,你的两位夫人写信来了?有没有说起我?”

????慕容钦忱不识汉字,只识鲜卑文字,与汉字相比,鲜卑文字简单得多,只用于简单记事而已,慕容钦忱会唱的很多鲜卑曲子都是有曲调而无歌词,歌唱时依心情随意吟唱——

????陈操之笑道:“我嫂子提醒我莫要耽于女色——”

????慕容钦忱脸红了起来,她初尝情爱滋味,这些日子与陈操之如胶似漆夜夜不闲,这是让夫君耽于女色了吗?

????陈操之又道:“我四伯父要我善待你,莫要嫌弃你——”

????慕容钦忱嫩嫩的唇抿起又噘着,问:“为什么说要嫌弃我?”

????陈操之笑道:“我四伯父没见过鲜卑人,认为是赤发绿眼的不中看,所以要我忍耐。”

????慕容钦忱笑得花枝乱颤,她对自己容貌极有自信,而且从陈操之对她的宠爱也看得出来她有多美,笑道:“四伯父真好,我以后要送礼物给他老人家。”又问:“那夫君的两位妻子怎么看我?”

????陈操之如实道:“她二人信里并未提起你。”

????慕容钦忱秀美如画的双眉蹙了起来,感到受了轻视,心里很不痛快,说道:“我是决不去江东的——”

????陈操之道:“可是我总要回去的,难道那时钦钦就要与我分开?”

????慕容钦忱望着陈操之,说道:“你要护着我,我就随你回去。”慕容钦忱是担心受到两个大妇的羞辱和轻视啊。

????陈操之道:“你不要太担心,葳蕤和道韫知书达礼,不会刻意贬低你,但你也要知礼识大体,莫要耍小性子,若你与她二人起了冲突,我是不会为你撑腰的,这点你要记住,当然,你回江东,我也不会安排你与她二人一起住,免得你不适。”

????慕容钦忱不吭声,心里很委屈,在陈操之心里,陆谢二女的位置显然居她之上。

????陈操之自顾展画细看,他辨出那幅伯真和芳予小兄妹趴在榻上的画应是润儿所作,润儿笔法是向他学的,铁线描,用中锋,笔法圆劲,勾勒生动,设色则有小写意的渲染,润儿今年十三岁了,这幅画作比以前有了很大长进——

????而谢道韫师从郯溪戴逵,戴逵不但精于绘画,亦擅雕塑,他把雕塑技法运用到绘画上,线条连绵不断,精利润媚,而且对光影明暗颇有讲究,画作颇有立体感,谢道韫继承了戴逵这一画风,画的二婴对坐执手图逼真传神——

????这时黄小统在廊下求见,陈操之唤他进来,黄小统进来便问:“将军辨出哪幅画是润儿小娘子画的吗?”黄小统恢复了军中对陈操之的称呼。

????陈操之笑指二婴俯趴图道:“就是这幅。”

????黄小统咋舌道:“将军真是眼力惊人,一眼就看出来了——那么这画上婴儿哪个是伯真小郎君?哪个是芳予小娘子?”

????陈操之有些踌躇,又细看那两幅画,润儿和道韫都画得逼真传神,画上婴儿虽然乍看都是白胖可爱,但仔细看,眉目还是很有区别的,润儿那幅画里趴在左边的那个婴儿道韫画里坐在左边的那个,婴儿眉目间隐约有陆葳蕤的影子,眼睛尤其象,鼻子应是象陈操之的,这个婴儿当然是陈伯真——

????既辨出了陈伯真,那么另一个自然是陈芳予,但两幅画里的陈伯真容貌相似,可与陈伯真并卧对坐的另一个婴儿,两幅画里却是两个模样,当然,这也只有陈操之这样细心并且深明画理的才能分辨——

????陈操之指示道:“这个是吾儿伯真,但小芳予怎么在两幅画里不甚相象?这幅趴着的右边这个应是芳予。”小芳予脸蛋圆圆的,颇似其母小婵。

????黄小统笑了起来:“将军真是明察秋毫,什么都瞒不了将军,这两幅画上是有三个人,除了伯真小郎君和芳予小娘子,将军猜猜另一个是谁,也是一位小娘子?”

????陈操之灵光一闪,大笑道:“我知道了,这个是顾长康之女,是小伯真指腹为婚的小妻子,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哈哈。”

????黄小统也是大笑,说道:“顾家小娘子比伯真小郎君大了四十天,是十月中旬随其母到陈家坞的,吏部陆尚书夫人也在陈家坞,真是热闹喜庆啊。”

????陈操之喜问:“顾家小娘子何名?”

????黄小统答道:“闺名顾惟清。”

????……

????永寿殿里的藏金被挖掘出来了,不止五万斤,应在六万斤以上,陈操之命心腹之人将黄金封存,待回江东之时一并带回陈家坞。

????冬去春来,冰雪融化,西面的太行山草木日渐青翠繁茂,此时已经是孟夏四月,陈操之任冀州刺史已近四个月,虽然朝廷诏旨尚未下,但既是桓温举荐的,尚书台都不会驳回——

????在邺城,陈操之大力整顿吏治,严明赏罚,裁汰冗劣,擢拔贤能,既倚重崔卢郑王诸大族,也重视有才能的寒门才士,力求做到才尽其用官称其职;陈操之把邺城的原燕国太学改为州学,郡县的学校庠序也要尽快兴办起来,出身显赫的诸胡夷狄的子弟也与汉人大族子弟一样入学受教,大力弘扬儒学;擢选鲜卑诸胡中有名望有才干之士为官,和睦胡汉关系;又兴修水利,劝课农桑,鼓励民众开垦荒地,陈操之还预计年前进行一次大检籍——

????四月初十,从温县传来消息,朝廷命侍中高崧和司州长史谢琰为钦使,前来河北授予陈操之田洛桓石虔等人刺史诏命和印绶——

????陈操之大喜,终于盼到了江东钦使,即命州长史崔逞州司马苏骐率众前往枋头迎接,十六日,报钦使已至漳水南岸,陈操之率州郡文吏武将数百人出城相迎,侍中高崧与陈操之关系颇佳,谢琰就更不必说,但谢琰身后一人却让陈操之惊喜交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