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六 奏雅 六十一、一夜鱼龙舞-上品寒士 澳门网上365bet_365bet平台注册_365BET能赢钱吗

上品寒士

卷六 奏雅 六十一、一夜鱼龙舞

卷六 奏雅 六十一、一夜鱼龙舞2017-11-15 15:12:6Ctrl+D 收藏本站

????六十一一夜鱼龙舞

????陈操之回到冰井台寓所已是夜里亥时,寒秋九月的邺城比建康十月还要寒冷一些,尤其是夜里,气温已接近冰点——

????听卫兵说清河公主慕容钦忱几次派人来问他有没有回来,陈操之善解人意,知道慕容钦忱的心思,只饮了几口葛仙茶,便披着大氅带了八名扈从去铜雀苑,现在他可以自由出入邺宫了——

????邺宫中珍宝已搬取一空,宫人也只剩永寿殿中服侍清河公主的二十名宫人,守卫邺宫的军士都知道清河公主将嫁与陈操之,所以见陈操之夤夜入宫都是当面肃然背后窃笑——

????胭脂武士萨奴儿一直在苑门边等着,当即领着陈操之穿过铜雀苑去永寿殿,一边说道:“公主今夜情绪甚是低落,或许脾气会有些急躁,如果有冒犯处,请陈将军怜惜她,莫要责怪。”

????陈操之“嗯”了一声。

????冷风嗖嗖,有冰凉的雨丝拂过脸庞,下起寒雨来了,从苑门走到永寿殿足有两里多路,陈操之的衣裳都半湿了。

????——寝殿小室内燃着两个兽嘴铜炉,炭火黑红,比室外温暖许多,慕容钦忱刚刚淋浴过,此时长发披垂,穿黑色长袍,赤着雪白的足,跪坐在辽东白熊皮硝制的毡毯上,望着虚空怔忡出神——

????听到宫人来报陈将军到了,慕容钦忱被惊醒了似的跳起身来,双手拢着袍襟,迟疑了一下,方道:“请陈将军进来。”

????陈操之直入寝殿,见慕容钦忱赤足立在熊皮毯上,黑袍白肤,相映醒目,浅碧眸子睁得极大,那神情象是受惊的小兽,便温言唤道:“钦钦——”

????慕容钦忱眼泪霎时间夺眶而出,钦钦是她的小字,只有最亲近的人才能这么称呼她,今日她母兄南去,她孤独冷落到了极点,这时突然听到陈操之这么唤她,内心的委屈顿时化作眼泪倾泻出来,喉腔里呜呜着朝陈操之奔过来,扑到陈操之怀里,双臂死死将陈操之抱住,脑袋一下子搁在陈操之左肩,一下子搁在陈操之右肩,最后微微仰起头,瞧准陈操之的嘴,使劲亲下去——

????陈操之有点应接不暇,这鲜卑公主真象是小兽了,连亲带咬,虽然咬得不重,但陈操之还是不敢动舌,生怕被咬得明天说不了话,只好咿咿唔唔安慰她,一手搂着她的小腰,一手轻抚其背脊——

????慕容钦忱大哭了一场,郁积的情绪得到了释放,渐渐收声,这时才感觉到了陈操之强健有力的心跳,似在一下一下撞击她柔软的"shu xiong",便轻轻从陈操之怀里挣开,看着陈操之脸上红一块湿一块,不禁羞涩一笑,摸出一块绢帕,递给陈操之后赶紧转身坐回熊皮毡上——

????陈操之擦拭了一下,走过去坐到慕容钦忱身边,问:“好些了没有?”

????慕容钦忱点点头,身子靠过来一些,轻声道:“陈子重,再叫我一声——”

????陈操之一笑,凑到她晶莹如玉的耳垂边,又叫了一声:“钦钦。”

????慕容钦忱耳朵痒痒的,“嗤”的一笑,扭过头来,双臂就勾住陈操之的脖子,又使劲亲陈操之,温热湿润的唇在陈操之颊上唇上乱啄,似乎陈操之不是叫她“钦钦”而是叫她“亲亲”——

????陈操之双手捧住她的脸颊,不让她乱亲,很近地凝视那一双幽蓝美眸,低声道:“钦钦,这样——,”十指慢慢滑进慕容钦忱乌黑丰盛的长发里,舌儿温柔而又热烈地吻进去,慕容钦忱稚拙地响应着,呼吸渐渐急促,饱满的胸脯剧烈起伏——

????半晌,陈操之觉得自己快无法自制了,强自离开慕容钦忱的唇,微笑问:“好吗?”

????慕容钦忱眼神迷离,眸光盈盈似要滴出水来,应道:“甚好。”又补充道:“真不知道原来是这样。”低头想了一会,又问:“陈子重,你有巫术吗?”

????陈操之笑道:“为什么这么问?”

????慕容钦忱道:“你一叫我钦钦,我就觉得浑身都要颤抖起来,就想着使劲亲你,觉得都快不行了——”

????“什么不行了?”陈操之问。

????“就是,就是欢喜得不行了,别的什么都可以不要。”慕容钦忱认真描述着自己的感受,忽然害羞起来,把头埋进自己的双膝间,闷闷地道:“陈子重,你今夜就和我在这里吧——”

????陈操之还没答话,慕容钦忱突然记起一事,说道:“等一下,我有一事问你——”

????陈操之见慕容钦忱神情突然变得郑重,便问:“什么事?”

????慕容钦忱低着头,问:“我母后与上庸王的事,是不是你传扬出去的?”

????陈操之道:“不是,那是氐秦人传出的谣言。”

????慕容钦忱如释重负,抬眼看着陈操之,说道:“你倒还记得自己的誓言啊。”

????陈操之记起来了,当初他在金凤台发现燕太后可足浑氏与上庸王慕容评的私情,慕容钦忱也看到了,她让陈操之立誓不得把这事泄露出去,陈操之就说若泄露此事就让他不能离开邺城归江南,难怪前日在嵯峨山竹林精舍慕容钦忱指责他背叛了自己的誓言,原来是怀疑他泄露了那个秘密——

????陈操之心道:“这个秘密我倒真的没有说,不过我瞒你的事可也不少,而且我现在还真的滞留邺城不能南归了。”说道:“我答应你的事当然记得。”

????慕容钦忱心里欢喜,即便陈操之是在哄骗她她也不在乎,有些女子的情感就是这么简单,她只要你当时对她好就足够——

????慕容钦忱拉起陈操之的手,走进内室,把手搭在陈操之肩头,微微仰起头,美眸如梦幻,说道:“不管别人把我当作什么,在邺城,我就是你的妻。”说着,腰带松动,胸前一对活泼泼玉兔跃跃而出,浮凸圆润,如琢如磨,少女幽香四溢——

????陈操之也不想压抑自己,那么就今夜吧,双手从慕容钦忱的黑袍伸进去,一手抚其"shu xiong"大可盈握,一手搂住她的细腰秀圆纤巧,那嫩滑的肌肤宛如婴儿,摸上去没有半点瑕疵,滑不溜手,腰臀至大腿乃至脚踝的曲线完全可以谱成一支旋律优美流畅的乐曲,嗯,这曲子应该用洞箫细细的吹奏——

????寒秋九月的邺城,一夜冷雨,花木凋零,永寿殿里却是春意融融,鲜卑女子的热情和野性尽堪陈操之驰骋,欢好之际,慕容钦忱总是让陈操之叫她钦钦,陈操之这么一叫她她就觉得浑身酥软,却又情欲勃发,孜孜以求——

????……

????九月二十七,桓石虔檀玄诸将从晋阳壶关派人快马急报桓温,壶关的慕容越得皇甫真游说,已开城出降,但晋阳的慕容庄却仗着晋阳兵精粮足,决心据城自守不肯降晋,并派人向代国的拓跋什翼犍求援,准备连续代国与晋军抗衡,晋阳的燕军足有三万之众,慕容庄倚仗兵力优势还想歼灭晋军于城下,被桓石虔击败,便退回城中死守,桓石虔攻城数日不下,晋军伤亡惨重,壶关的檀玄已经分兵五千助桓石虔,桓石虔更请求桓温火速增兵晋阳——

????桓温即命陈操之督蔡广刘牢之苏骐三将共一万步骑增援桓石虔,务必要在拓跋什翼犍越长城南下救慕容庄之前攻下晋阳,陈操之向桓温请求让慕容钦忱随行,或可让慕容钦忱招降慕容庄,桓温允了。

????陈操之率军于九月二十九日启程,过魏郡越太行山过壶关,壶关现在的守将是建威将军檀玄,陈操之和慕容钦忱双双去见已归降的南安王慕容越,一席谈之后,慕容越答应追随慕容暐去建康——

????十月初十,陈操之与蔡广刘牢之苏骐三将引一万步骑离开壶关赶往晋阳援助桓石虔攻城,十月十九日赶至晋阳城下时,天纷纷扬扬下起了一场大雪,陈操之对北地的早寒气候早有防备,军士早已配备了冬衣,还为桓石虔的一万五千将士带来了冬衣,晋军将士士气大振——

????陈操之让慕容钦忱给晋阳城中的并州刺史东海王慕容庄写了一封劝降信,用劲弩射进城去,次日,陈操之与慕容钦忱并骑踏雪而行,观察晋阳地形,晋阳城中的燕军已听闻美丽无双的清河公主到来,遥见其与一位容貌英俊的晋将并辔连骑神态亲密,城中又传言燕主慕容暐已被送往建康清河公主下嫁给了晋将陈操之,守城的燕军不禁皆感丧气,觉得最好的东西都被晋人抢夺去了——

????晋阳是河西第一大城,居太行山吕梁山两大山脉之间,北临汾河,素称雄藩巨镇,扼守汾河下游的广袤平原,物产丰富,占据了晋阳,并州之地就有了屏障,但晋阳大城墙桓高峻,易守难攻,靠普通的攻城战术是难以成功的——

????陈操之一面借慕容钦忱与慕容庄谈判,一面命军士挖地道百余丈,十月二十九日深夜,猛将刘牢之率壮士五百人潜入城中,大呼斩关,开城门纳桓石虔兵马入城,那慕容庄也想着借谈判之机拖延时日,等待代国援兵,不料一夜之间城破,逃跑都来不及,晋阳遂定。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