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六 奏雅 六十、又见李静姝?-上品寒士 澳门网上365bet_365bet平台注册_365BET能赢钱吗

上品寒士

卷六 奏雅 六十、又见李静姝?

卷六 奏雅 六十、又见李静姝?2017-11-15 15:12:5Ctrl+D 收藏本站

????六十又见李静姝?

????慕容钦忱听陈操之说她要留在邺城,吃了一惊,宝石般的幽蓝美眸陡然睁大,脱口问:“那你呢?”

????陈操之含笑道:“我也要暂驻河北。”

????慕容钦忱转过身去,一颗心“怦怦”跳得很快,脸红了起来,脚下越走越快,心想:“他要留在邺城陪我呢,他一定很喜欢我,我很美,不是吗?可是他有两个妻子了,不过这也没什么要紧,我们鲜卑人以前都是一夫多妻,自入中原后才学了汉人的匹夫匹妇一妻制,他已有两个妻子,何妨再多一个,反正我居邺城,不去江东,也不用看那两个大妇的脸色——”

????慕容钦忱越想越欢喜,走起路来飞快,象一头轻盈矫捷的牝鹿,紫碧纱纹长裙飘飘拂拂,时显长腿轮廓,腰肢很有韵律地扭动,款款段段,婀娜多姿,一边走一边想心事,猛一抬头,竟到了陈操之在冰井台的寓所,驻足回眸,陈操之正笑吟吟健步而来——

????慕容钦忱轻轻“啊”了一声,对陈操之说道:“没有别的事,那我回宫去了——”

????这鲜卑公主很有雪夜访戴不见戴的晋人风致,除了母后和皇兄,她也不习惯向他人行礼,只是点了一下头,长裙一展,即翩跹而回,胭脂武士萨奴儿赶紧跟上——

????走出数丈,慕容钦忱回头看了一下,见陈操之立在院门前目送她,不知为何心就是一阵乱跳,回头又快步走,这回走了十几丈,苑墙即将转折,就又回头看一眼,长身玉立的陈操之还在那——

????慕容钦忱突然转身提着裙子往回跑去,一径来到陈操之面前,微带些"jiao chuan",问:“要我陪你一会吗?”见陈操之墨眉一挑,惊诧的样子,赶紧补充道:“只是陪你说一会话——”

????陈操之忍俊不禁,笑意蔓延,眼前这个梳着汉人女子娇艳堕马髻的鲜卑公主鲜嫩无比,触手可及,笑道:“好,多谢。”问:“入室说话如何?”

????慕容钦忱看陈操之笑得春风满面的样子,心里有些羞惧,虽然鲜卑习俗对女子婚前贞节不甚看重,百年前还有群婚对偶婚,但自入中原,受汉人文化习俗影响,亦崇尚节操,慕容钦忱虽然胆大,也觉得入室说话有莫名的危险,说道:“去铜雀苑游玩吧,只可惜那三株天女木兰枯死了。”

????陈操之“哦”了一声道:“我岂敢深夜入宫,这是犯禁之事。”

????慕容钦忱道:“这宫里肯定是不能久住了,以后是拆毁还是大晋皇帝来住?”

????陈操之微微摇头,慕容皇室搬出邺宫是必然的,但晋帝司马昱肯定是不会来这里住,他陈操之也不敢住,这邺宫怕是要荒废——

????陈操之这样想着,忽记起一事,问:“殿下——”

????“不要再称呼我什么公主什么殿下了。”慕容钦忱打断陈操之的问话:“国破家亡,没被杀死就已是庆幸了。”

????这时的慕容钦忱对陈操之又有些怨气,瞟了陈操之一眼,又道:“其实我应该恨你对不对?”

????陈操之顿时想起了李静姝,那白袍挽歌的形象深刻不灭,这样一想,不免心底隐隐生寒,却听慕容钦忱又道:“——可是看到你,我却怎么也恨不起来,唉,我现在只是想你对我好一点而已,你能吗?”

????这鲜卑少女单纯且爽直,心里有事就说出来。

????对于慕容钦忱,陈操之心里是三分歉疚三分怜惜,当然,还有四分爱意,望着那一双盈盈幽碧的眸子,说道:“我会爱惜你的——这样行吗?”

????慕容钦忱眼里显现澹澹笑意,转眼就眼角眉梢全是笑,点了一下头,说道:“行。”又道:“你就叫我钦钦好了,那我该怎么称呼你?”

????陈操之一笑:“叫我陈子重,不要直呼陈操之,那是无礼的。”

????慕容钦忱应道:“我知道了。”问:“你先前想问我什么?”

????陈操之便问:“邺宫中可有叫宣光殿的?”若老僧藉罴未死,自可请他来指认宣光殿的所在,但现在藉罴已去世,这宣光殿到底是邺宫中的那座宫殿就不好确认了,第一是不知原来石虎的宣光殿有没有被毁,其次是就算原殿未毁慕容氏也会更改殿名——

????慕容钦忱摇头道:“我不知宫中有宣光殿。”

????陈操之道:“这是石赵时的旧名,现在可能改名了。”

????慕容钦忱问:“很重要吗?”

????陈操之心道:“宣光殿地底下可埋藏着五万斤黄金,当然重要。”点头道:“很重要,此事以后再告诉你。”

????慕容钦忱道:“那好,我明日问一下掖庭的老宫人——”,举头看了看中天圆月,觉得应该回去了,心里却又有些舍不得,只是这么说说话就很依恋似的,踌躇了一会,还是说:“那我回去了,这回真走了。”

????陈操之笑道:“我送你到苑门吧。”

????慕容钦忱很快活,她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快活,她是亡国公主啊,可是心里的确快活,她掩饰不来——

????……

????慕容暐得知桓温要将故燕皇室后妃王公贵族千余户尽皆迁往建康,虽感失望,但也无可奈何,只好命人收拾行装,准备南下,邺宫中他能带走的只有少数年龄大的宫人,一应珍宝器物都归晋军所有,桓温把邺宫的金珠宝物和宫人尽数赏赐给有功将士,陈操之分得黄金五百斤宫女二十人,这二十名宫女都是清河公主永寿殿里的,知道将随公主殿下留在邺城,自是一扫愁容欢天喜地。

????邺宫中一片忙乱,慕容钦忱也无暇出宫见陈操之,她想告诉陈操之宣光殿的事,但陈操之也很忙,往往夜深才归冰井台——

????九月初一,从河南传来消息,荥阳的慕容德鲁阳的慕容尘皆已开城出降,青州兖州尽皆归晋,黄河以南之地已平定——

????九月初四,桓冲桓熙谢玄率军士一万五千人,解送慕容暐和后妃以及故燕王公贵族千余户近万人赴建康,南归的晋军将士自是喜气洋洋,而被迫离开河北的那些鲜卑贵族当然是愁眉不展——

????陈操之分别写了四封家书:六伯父陈咸嫂子丁幼微还有两个妻子陆葳蕤和谢道韫,自年初踏雪离开钱唐,而今已九月严霜,陈操之十分思念江东的亲人,道韫尚不知有无身孕?葳蕤和小婵的孩儿都快过百日了吧,她们都平安吗?

????陈操之命黄小统跟随谢玄回江东,叮嘱黄小统莫辞辛劳,得回信后早早回河北复命,这往返七千余里,也实在是辛苦——

????慕容钦忱戴着帷帽遮着幂缡,泪眼婆娑为母兄送行,桓温虽已同意她嫁给陈操之,但明确表示不肯让可足浑氏和慕容暐为慕容钦忱操办婚事,桓温担心这样会影响燕境民心,所以慕容钦忱只能是陈操之的妾,而不能如鲜卑习俗那样以牛羊为聘迎娶——

????南渡漳水时,故燕太后可足浑氏悲伤地对慕容钦忱道:“钦钦,你要与陈操之好好相处,要尽量博取他的欢心,以后让他带你来江东看望娘亲。”

????慕容钦忱泪如雨下,立马足漳水北岸,看着浩大的车队人流过河,长龙般绕过柳林,总也走不完——

????傍晚时,慕容钦忱回到邺宫,偌大的邺宫现在已是冷冷清清,只有她的永寿殿还有人迹,这样庞大而死寂的宫殿,慕容钦忱是一刻也呆不住了,带着萨奴儿来到铜雀苑后门,请守卫的军士去请陈司马来,那军士不敢怠慢,赶紧去冰井台报信,陈操之却不在,慕容钦忱只好怏怏回到永寿殿,现在母兄都不在这里了,慕容钦忱感到极度的孤独和恐惧,过了一会,她又命萨奴儿去探讯,回报说陈司马还没回冰井台——

????……

????陈操之送走了桓冲慕容暐等人之后,随桓温回上庸王府夜宴并商议要事,桓温道:“顷接长安消息,苻坚命王猛帅步骑六万攻凉州张天锡,那苻坚不趁乱占据司州或者并州之地,却西攻凉州,陈掾以为苻坚这是出于何种考虑?”

????陈操之道:“此必王景略之谋,诚目下最可行的战略,我军势大,氐秦不敢越太行山来攻亦不敢出崤函来取洛阳,而凉州张天锡,奉晋怀帝年号,王景略担心明公平定燕境后传檄张天锡,约其出兵夹击关陇,所以王景略必先除去心腹之患后顾之忧,然后才有力与我大晋抗衡。”

????桓温点头,又问:“陈掾以为关中可取否?”

????陈操之道:“难,王景略文武奇才,又深得苻坚信任,尽可施展才略,而我晋军近期是无法大举攻秦的,以王景略之谋,潼关华阴必有重兵把守,若硬要强攻,恐有损兵折将之忧。”

????桓温微微颌首,他也没有攻取关中的打算,要彻底控制燕境不是一年半载就能成功的,若好大喜功,燕境未定又仓促攻秦,一旦战败,只怕燕境都难守,而且桓温急于回江东,当下笑道:“陈掾所言极是,收复关陇之重任就要依靠陈掾了。”

????筵席散,陈操之向桓温告辞,桓温道:“那鲜卑公主莫要再居邺宫了,陈掾早早纳了她吧。”

????陈操之唯唯。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