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六 奏雅 三十七、洞房花烛夜(下)-上品寒士 澳门网上365bet_365bet平台注册_365BET能赢钱吗

上品寒士

卷六 奏雅 三十七、洞房花烛夜(下)

卷六 奏雅 三十七、洞房花烛夜(下)2017-11-15 15:11:36Ctrl+D 收藏本站

????三十七洞房花烛夜(下)

????朝云暮雨,一夜缠绵,其间香艳旖旎,情浓水润,不堪细述。

????藏书楼下侍候的陆氏和谢氏的十余位婢女仆妇起先有些提心吊胆,怕楼上那一凤双凰再生事端,不料却是波平浪静,秋声细细,月夜沉沉。

????短锄看看簪花,又看看谢氏那边的柳絮,众人都是含着笑意,原本紧张的心情顿时轻松起来,嗯,真好,危机化解了,然而要再往深里想,就又觉得脸红了——

????短锄和簪花说好,一个睡上半夜一个睡下半夜,随时听候楼上的传唤,谢氏的柳絮和因风也是这么分工,还有两个当值的仆妇,到了大约卯初时分,东边天际透出曦光,天快亮了,一个仆妇便赶去厨下吩咐备水给新人沐浴,另一个有经验仆妇让短锄和柳絮用精美漆盘将陆谢二女的底衣亵裙送上去,二女昨夜穿的显然需要更换——

????短锄问:“那陈郎君呢,陈郎君不需要更换吗?”

????仆妇一愣,随即笑道:“陈郎君呀不管他,咱们只管自家的娘子。”

????短锄“嗤”的一笑,与柳絮捧着陆谢二女的衣物上楼,蹑手蹑脚走到卧室前,那门却已从里拴上了,记得昨夜她们侍候新人行了却扇分杯之礼后出门是虚掩着门,想必是陈郎君起来关上门的——

????短锄与柳絮相视窃笑,就在门外等候。

????……

????谢道韫醒来时觉得身子不胜娇慵,胯部有些酸痛,好似初入西府时学骑马颠簸过甚,她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娇吟,睁开眼来,看到的是两只大大的眼眸离得很近地看着她,不免吃了一惊,头向后一仰,再看时,那两只大大的眼睛已经闭上了,是陆葳蕤——

????过了一会,陆葳蕤睫毛颤动,又慢慢睁开眼睛,见谢道韫还在看着她,不禁满脸彤红,不好意思再闭上眼睛,只好垂下眼睫,低低的叫了一声:“道韫姐姐——”

????谢道韫应了一声,转头寻看,见陈操之仰天八叉睡在一边,披头散发衣裳凌乱,哪里还有半点温文尔雅的名士风度呢!

????谢道韫回过眼来,正与陆葳蕤目光相接,二女都是面色一红,各自侧过头去避免互望,两颗心“怦怦”乱跳,想着昨夜的放纵,真不敢相信那是自己,怎么能任由夫君这般胡来呢?太荒唐了,下不为例!

????天已经亮了,既然醒了自然不好就这么躺着,谢道韫和陆葳蕤悄悄坐起身来,尽量不惊动陈操之,各取亵衣蔽体,却又觉得有些不洁,想唤婢女送衣物来,又觉得这样子很不雅——

????忽见陈操之两腿一蹬,霍然坐起身来,看看谢道韫,又看看陆葳蕤,眼神清亮,笑嘻嘻道:“两位娘子,为夫有礼了。”说着,长跪郑重行礼。

????陆葳蕤谢道韫虽然知道夫君衣衫不整的就行礼有些戏谑,但也不好不还礼,两个人也只好衣不蔽体地还礼,甚是相敬如宾——

????谢道韫心里暗笑:“陈子重,我还是没看透你,原来你还有这么荒唐和惫懒的一面!”

????陈操之起身振衣道:“我去唤人来侍候。”撩开帷幄,走到门前开门,就见短锄柳絮二人手捧漆盘小脸红红躬身道:“婢子见过陈郎君。”

????陈操之道:“你们入内服侍两位娘子起身吧。”

????短锄柳絮应了一声,侧身而进。

????陈操之来到楼下,见小婵来了,正吩咐仆妇备水供他沐浴——

????……

????辰时,衣净体洁的陈操之与盛妆吉服的陆葳蕤和谢道韫三人至正厅向陈咸陈满两位长辈请安,却见六伯父陈满一脸的困倦,陈操之赶紧问六伯父是否身体欠安?陈满笑呵呵道:“伯父身体甚健,只是有些劳累罢了,无妨无妨。”

????陈操之甚是感激,殊不知他这位六伯父昨夜几乎没怎么睡,都在清点宾客的贺礼,算了大半夜还没算清楚,贺礼如山啊!

????陈操之与陆谢二女再入内院向两位伯母请安,最后去“水香榭”向嫂子丁幼微请安,陆葳蕤和谢道韫亲手捧着盛有枣栗腶修等物的竹器跪请嫂子丁幼微食用,此礼本是对陈操之父母的,但陈操之父母双亡,西楼陈氏以丁幼微为长,故而陆谢二女与陈操之商量,决定对丁幼微行此礼,丁幼微见小郎与两位妻子和和睦睦前来,心下甚慰,象征性在取二女献上的枣栗食用了数颗,即在“水香榭”请新婚夫妇三人用餐——

????现在又有一难题,按礼,新婚次日,新郎新妇是要回妇家拜见新妇父母的,但现在新妇有两个,新郎只有一个,怎么办?亲迎时有谢安的妙策,不分先后,皆大欢喜,现在如何是好?

????丁幼微建议:“小郎与葳蕤道韫一起去陆府,拜见陆使君夫妇后,再一道去谢府拜见谢氏长辈,这样可好?”

????陆葳蕤谢道韫都觉得这样甚好,陈操之当即命人备车,先赴陆府再赴谢府,且喜相隔不远,不用过于奔波,三人在陆府谢府都象征性地食用了一些果脯之类,回到陈宅东园已经是夜里戌时,这夜,陈操之在西双廊楼歇息,与陆葳蕤恩爱自不待言。

????翁姑不在堂,作为新妇的必须在三个月之内去夫家祖堂祭告祖先,只有行过一礼,新妇才算是真正得到了夫家宗族的承认,才是夫家的一份子了,陈操之军务繁忙,只有两个月的婚假,而钱唐有千里之遥,所以新婚三日后,陈操之便带着陆葳蕤谢道韫启程回乡——

????先一日,陈操之分别拜访了秦宾席宝和燕人慕容令,陈操之对慕容令道:“世子殿下,这两日我苦思太原王之疾,殊无良策,而且医者讲究望闻问切,在下去年是见到了太原王,这才以改良后的五石散相授,而现在,太原王因劳累过度和饮食不节导致旧疾复发,其病情究竟如何我亦不明,岂敢妄开药剂!”

????慕容令愁眉苦脸,依他的想法当然是把陈操之带到邺城为慕容恪治病,但陈操之是晋国大臣,晋国重建北府军,明显是针对他们燕国的,陈操之作为司州司马北府将军,即便不是新婚要回乡祭祖,也断无远赴燕国行医的道理——

????陈操之又道:“请转告太原王,那五石散暂不用服用了,病情已变,再服五石散已然不妥,医药宜听从燕国太医的建议,至于饮食,第一是不能甜食,其余无特别需要避忌之处。”

????慕容令牢记,谢过陈操之,陈操之也善言结纳慕容垂的这个儿子,史载慕容恪死后,太傅慕容评要害慕容垂,就是慕容令劝其父叛逃去氐秦的,现在陈操之与慕容令交好,一旦燕国生乱,慕容垂父子不能在燕国容身,而氐秦苻坚因为鲜卑人诬蔑其非苻雄之子,对鲜卑人极为痛恨,慕容垂又曾率军伐秦,所以慕容令极有可能劝其父南奔大晋——

????陈操之无时无刻不在布局,只为北伐那一役!

????就在陈操之离京回乡的次日,慕容令与慕容冲一行两百人也离开建康,渡江北归,那慕容冲甚是气闷,陈操之的两位妻子没看到,反被陈操之的族弟恐吓了一番,一路气咻咻打骂扈从士卒,又骂陈操之,学着当日其姊清河公主的口吻,说待燕军铁骑扫平江东的时候,要把陈操之和陆氏谢氏两位妻子一起掳到燕国为奴,好生折辱,方泄心头之恨——

????慕容令一行早行夜宿,于九月中旬赶至黄河南岸的巩县,这里是吴王慕容垂屯兵之所,慕容垂却不在,早两日接邺城急报,说太原王慕容恪病危,慕容垂赶回邺城看望去了——

????慕容令闻言大惊,更不歇息,即渡河北上,九月二十六日回到邺城,赶至太原王府,却是禁卫森严,原来慕容恪已病入膏肓卧床不起,今日是燕主慕容暐亲临王府探望,问慕容恪以后事——

????慕容恪强自振作,对十六岁的燕主慕容暐道:“臣闻报恩莫大荐士,板筑犹可,而况国之懿藩!吴王垂文武兼才管萧之亚,陛下若任之以政,国其少安,不然,臣恐关陇江东二寇必有觊觎之计。”言终而逝,慕容暐亦悲声垂泪。

????——慕容恪从蒲坂顺邺城之后,自感病情日重,已开始为身后事布置,慕容恪最忧虑的就是燕主慕容暐年少,太后可足浑氏乱政,而太傅慕容评性多猜忌,所以两次上表举荐慕容垂为大司马,表曰:“——吴王垂天资英杰,经略超时,司马职统兵权,不可以失人,臣终之后,必以授之,国家安危,实在于此。”

????大司马是掌握燕国军权的最重要的职务,一向由太宰慕容恪兼领,现慕容恪身死,太后可足浑氏和太傅慕容评如何肯让慕容垂接任此要职,密议之下,诏拜乐安王慕容臧为大司马,吴王慕容垂都督荆扬洛徐兖豫雍益凉秦十州诸军事征南大将军荆州牧,镇鲁阳——

????慕容垂表面看起来都督十州军事,但绝大多数州是虚州,是秦晋的领地。

????慕容垂未获重用,失望而归,鲜卑慕容氏的危机降临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