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六 奏雅 九、戏谑才女-上品寒士 澳门网上365bet_365bet平台注册_365BET能赢钱吗

上品寒士

卷六 奏雅 九、戏谑才女

卷六 奏雅 九、戏谑才女2017-11-15 15:11:2Ctrl+D 收藏本站

????九戏谑才女

????卢竦入宫案,东海王司马奕虽未参与其中,但早先司马奕宠信卢竦诸人乃是今日致乱之由,司马奕难辞其咎——

????冬月初四乙卯日,桓温表奏废东海王司马奕为庶人,司马奕东海封国当然不能去了,居于建康也不合适,桓温奏:“废放之人,屏之以远,不可以临黎元,东海王宜依昌邑故事,筑第吴郡。”崇德太后诏曰:“使为庶人,情有不忍,可特封王。”桓温又奏:“可封海西县侯。”初七戊午日,诏下,封司马奕为海西县公,故皇后庾氏贬为夫人。初九庚申日,徒海西公往吴县西柴里,敕吴国内史刁彝防卫,又遣御史顾允监察之,海西公司马奕深虑横祸,从此专饮酒,恣声色,桓温以其安于屈辱,故不复为虞。

????桓温一月之内两度入京,废帝徒武陵王培植亲信打击异己,权势煊赫,威振内外,皇帝司马昱虽处尊位,拱默而已,常惧废黜,桓温在建康多留一日,皇帝司马昱就多担惊受怕一日——

????壬戌日,讨平司马勋有功的南郡相谢玄押送司马勋及其主要党羽一百三十三人乘大船抵达建康白鹭洲码头,谢玄于八月中旬领五千步骑入川,九月二十一日与鹰扬将军朱序益州刺史周楚擒司马勋于南郑,谢玄在回荆州途中写了一封家书派人送往建康府中,他回到荆州已经是十月底,这时才得知姊姊谢道韫的真实身份已经泄露苦恋陈操之的流言传得沸沸扬扬,对此,谢玄并不是很在意,阿姊身份泄露正好,陈操之若不娶他元姊他就不与陈操之甘休,但谢道韫病重的消息却让谢玄如遭晴天霹雳,谢玄兄弟姊妹七人,如今只剩他与阿姊两个,姊弟二人感情深厚,母亲早亡,阿姊于他亦姊亦母,现在得知阿姊身患尸疰恶疾建康名医都认为不治,谢玄心如刀割,寝食俱废,向桓豁请命押送司马勋回建康,桓豁便拨了两艘战船送谢玄一行去建康——

????谢玄乘舟顺江直下,归心似箭,想到阿姊可能就此撒手人世,谢玄焦虑伤痛之下对陈操之恼恨起来,谢玄深知阿姊谢道韫对陈操之的情感,所谓终生为友,乃是求为夫妇而不得的悲怆无奈,阿姊出仕不都是因为陈操之吗,现在阿姊大病不起,岂不都是陈操之的过错,谢玄恨恨地想道:“若阿姊有甚差池,陈操之,我与你往日情谊一刀两断!”

????庚申日舟过姑孰时,得知桓大司马在建康,谢玄更不停留,乘舟径赴建康,壬戌日午前在白鹭洲码头上岸,命军佐属吏押解司马勋一党往建康城,他自己策马先行,把几个近卫亲兵甩在后面,一路疾奔入城跨秦淮河驰过乌衣巷,在府前下马,大步进门——

????一个谢府执役惊喜道:“遏郎君回来了!”

????谢玄问:“阿元娘子可好?”

????执役答道:“尚好。”

????谢玄略略放心,更不停步,赶到蔷薇小院,遇到柳絮,问:“元姊何在?”

????柳絮喜道:“遏郎君回来了,阿元娘子在书室——”

????谢玄不待柳絮说完,大步走到书室门前,见屏风遮隔,便唤一声:“阿姊——”

????屏风后立时传出谢道韫的声音:“阿遏,你回来了!”便是搁笔整理书卷的窸窸窣窣声——

????谢玄快步进去,就见姊姊谢道韫正推案立起,高髻蝉鬓曲裾襦裙,是女子装束,容颜体格虽然比年初清减了不少,但气色尚佳,谢玄提了半月的心一宽,眼润鼻酸,哽咽不能出声——

????谢道韫走过来,轻轻拍了拍弟弟手臂,柔声道:“阿遏,我身子好多了,你莫要担心——”高兴之下,忽然气促,咳嗽起来。

????谢玄见状,心又提起来,手足无措,急唤柳絮——

????侍婢因风端来一盏冰糖梨汁,谢道韫喝了几口梨汁,说道:“阿遏,我真的好多了,现在不要紧了。”

????因风道:“是啊,若不是陈郎君,那娘子的病可就不妙了。”

????谢玄“哦”了一声道:“陈子重出使归来了是吧。”荆州居长江上游,乘船至建康只需半个月,所以荆州的消息很快就能传到建康,但建康的消息传到荆州就要多费一倍时日,谢玄在荆州时除了听说阿姊道韫病重的消息外,也听说了陈操之已经回到建康,但并不知陈操之为阿姊治病的事——

????侍婢因风听谢玄如此说,便知谢玄还有很多事还不知道呢,喜孜孜道:“遏郎君你还不知道吧,就在本月初三,娘子与陈——”

????“因风!”谢道韫轻喝一声,面色微红。

????因风住了口,抿着嘴笑。

????谢玄奇道:“阿姊有什么事?”

????谢道韫道:“陈子重为我诊治,说我并非劳疰之疾,是虚劳伤肺,调养得当,应能治愈,近来的确好得多了。”

????谢玄大喜,连声道:“甚好,甚好,子重妙手回春。”

????因风在一边笑嘻嘻道:“还有一件喜事,可是阿元娘子不让婢子说。”

????阿姊的病有救,谢玄已经是大喜,听说还有喜事,忙问:“阿姊,还有何喜事?”

????谢道韫面红再三,欲言又止——

????谢玄大为诧异,阿姊言行一向敏捷爽利,何曾有这样的忸怩之态,这真让谢玄疑惑了,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定是喜事。

????这时,柳絮进来道:“娘子,陈郎君到了。”

????谢玄喜道:“子重来了,我去迎他。”走出书室——

????谢道韫担心弟弟谢玄与陈操之起误会,便对因风道:“因风,你去与阿遏说。”

????因风笑嘻嘻道:“娘子,要婢子向遏郎君说什么?”见谢道韫狭长眸子一瞪,赶紧道:“婢子知道了,婢子知道了,这就去说。”碎步小跑在院门边追上谢玄,说道:“遏郎君,稍等一下。”

????谢玄止步问:“何事?”

????因风笑眯眯道:“遏郎君还不知道吧,本月初三,崇德太后赐婚,把娘子许配给陈郎君了。”

????“啊!”谢玄目瞪口呆,继而问:“那陆氏女郎呢?”

????因风道:“左右夫人啊,陆小娘子左夫人,我家阿元娘子右夫人。”说罢轻叹一声,对阿元娘子为右夫人稍有遗憾。

????谢玄惊喜交集,倒没在意左右夫人的差别,这时正见陈操之轩轩朗朗而来,谢玄迎上去,大笑道:“子重兄,哈哈哈——”抓着陈操之的手臂使劲摇。

????陈操之不知谢玄回来了,正要相询,但见谢玄笑成这样,想必是因为联姻之事,也就执手道:“幼度,哈哈哈——”

????谢玄与陈操之把臂回到蔷薇小院,谢玄倒没有急着细问太后赐婚的经过,这事等下问因风她们自然便知,阿姊病情无大碍,而且定下了婚姻大事,要嫁之人是陈子重,这实在是大喜事啊,谢玄心中笃定,喜气洋洋,忽道:“子重,你且先陪着我阿姊,我还未去向桓公复命就先奔回家中,会让人诟病的,哈哈,阿姊,我先去了。”

????谢道韫走出来时,谢玄已去得远了,陈操之立在阶下向着她微笑,问:“道韫,这两日可好些了未?”

????谢道韫现在见到陈操之,已没有了以前的从容,谢道韫男装时行事洒脱言辞锋利,甚至咄咄逼人,钗髻女裙时却比陆葳蕤还羞涩,当时,这是指在陈操之面前,尤其是崇德太后赐婚后,陈操之现在是她的未婚夫婿了,谢道韫还不适应这种关系,她不象陆葳蕤,陆葳蕤早已适应——

????谢道韫低眉轻声道:“好些了,自月初换了新药方,服用后,这几日夜里咳得少了,早起痰也少了。”

????陈操之喜道:“很好,就依这方子坚持服药,饮食亦须遵照我开出的食谱细心调养,平日要注意保暖,莫要感了风寒,五禽戏不能松懈,也许不需半年,你的肺疾就能痊愈。”说着,进到室中,为谢道韫把脉,又仔细叮嘱了起居饮食用药之事——

????谢道韫听陈操之这么细细叮嘱,忽问:“子重要回钱唐了吗?”

????陈操之点头道:“是,三日后启程,过年之后就把我四伯父和嫂子她们接到都中,还要纳采下聘礼呢,你,要好生保重。”

????谢道韫脸现红晕,低低的“嗯”了一声,平时伶牙俐齿,这时出不了一言,半晌方道:“你腊月初一生日可不是要在路途中过了?”

????陈操之道:“是啊,半个月是赶不回陈家坞的,道韫,你把生日礼物先送我吧。”

????谢道韫破颜一笑,心情放松了一些,说道:“我去年生日你送了我琴曲《流水》,风雅得很,我还真不知该送你什么!”

????陈操之怕谢道韫费神,乃笑道:“道韫——”

????谢道韫等了片刻,却无后话,便抬眼问:“子重,何事?”

????陈操之笑道:“道韫,你叫我一声夫君吧。”

????谢道韫顿时大羞,说道:“子重,你!”陈操之一向对她是彬彬有礼,这下子突然这么说话,她真不知是该羞还是该恼,恼也恼不出来,现在建康城谁人不知她是陈操之的妻子,虽然六礼未行,可名份却早早确定了,有崇德太后诏旨在——

????但这时要她叫夫君,谢道韫是怎么也开不了这口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