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五 假谲 六十、爱之无以复加-上品寒士 澳门网上365bet_365bet平台注册_365BET能赢钱吗

上品寒士

卷五 假谲 六十、爱之无以复加

卷五 假谲 六十、爱之无以复加2017-11-15 15:10:47Ctrl+D 收藏本站

????六十爱之无以复加

????九月初六午后,秋阳朗照,陈操之骑着陆纳送他的那匹黑骏马出了姑孰城,冉盛领二十名军士跟随护卫,另外还有沈赤黔及十余名沈氏私兵,丁立诚一家四口和婢仆五人也一道随陈操之去建康,丁立诚已得桓温荐书,到建康将求见尚书仆射兼吏部尚书王彪之,谋取钱唐附近某县长吏之职,丁立诚在益州为官近十年,原以为不到致仕之年不能归乡了,未想年初叔父丁异对陈操之一言,陈操之竟真把他从遥远的益州征调出来了,丁立诚一家如何不喜笑颜开——

????来德坐在一辆双辕马车的车辕上,笑得嘴巴合不拢,操之小郎君今日上午特意去子城军械司向考工兵曹为他告假,考工兵曹答应给假四个月,让来德回钱唐过年,想到一个月后就能与妻子青枝和尚未满周岁的儿子团聚,来德真是快活无比,在西府服役已一年半,再有一年半他就可以解职还乡了,陈家坞才是来德一辈子想呆的地方——

????跟在来德马车后面的是十辆牛车,车厢里大都是秦燕两国君主送给陈操之的私礼,还有桓温以军府名义赏赐给陈操之的五十万钱八百匹绢。

????黄小统架着雌雄白隼行在车队最前面,突见一道白影冲天而起,排云直上,在晴空下如白色闪电一般急速飞逝,但闻一声呼哨,那道白影飞掠而回,停在黄小统肩头,敛翅不动——

????众人齐声喝彩,少年黄小统抿着嘴,得意非凡。

????次日一早,陈操之命黄小统带着两个随从先赶回建康,向三兄陈尚和小婵报平安,再设法让葳蕤知晓,如果葳蕤尚有出入府门自由的话,那么四日后的上午在新亭相见。

????黄小统欣然领命,他这次跟着陈操之出使北国,学会了骑马,当即带了两个随从,一路纵马飞鹰而去。

????初十日巳时末,黄小统三人赶到建康,径去城西顾府,正遇陈尚,前两日鲜卑使臣皇甫真在袁宏的陪同下到达建康,陈尚就已获知十六弟即将归来的消息,现在见到黄小统,自是大喜。

????小婵在院里听到黄小统的声音 ,赶紧出来,急问:“小统,操之小郎君呢?”

????黄小统身量长高了一截,跟随陈操之往返万里,见识增长,已非昔日腼腆少年,笑嘻嘻向小婵作揖道:“小婵姐姐好,小郎君明日就能到,让小统先一步来向三郎君和小婵姐姐报平安。”

????小婵喜不自胜,问:“小郎君真的说到我了吗,向我报平安?”

????黄小统道:“是,小郎君亲口说的。”

????只是一句简单的报平安,就让小婵快活得几乎要哭出来,连声道:“真是太好了,小郎君回来了,得尽快让陆小娘子知道,陆小娘子可是日夜盼望着呢。”

????黄小统道:“不知陆小娘子还能不能自由出府,小郎君想请她明日上午在新亭相见。”

????小婵道:“我去问彤云小娘子。”便去顾府后院见张彤云,张彤云得知陈操之明日就能到建康,也很高兴,即命仆从备车,她带着小婵去小陆尚书府见陆葳蕤。

????陆葳蕤正在花窗下画一幅墨菊图,她也知道陈操之即将归来的消息,这两日时时刻刻都在等待着,这时听到小顾夫人张彤云来了,陆葳蕤的心猛地一跳,赶紧迎出去,一眼看到张彤云身后的小婵,小婵正热切地望着她,喜气盈盈不同往日——

????陆葳蕤去见继母陆夫人张文纨,陆夫人张文纨一看陆葳蕤的脸色,没等她开口,就含笑道:“陈郎君回来了是吗?”

????陆葳蕤垂下眼睫,掩饰内心的欢喜,应道:“是,明日能到。”

????陆夫人张文纨问:“你是想明日去新亭迎他是吗?”

????陆葳蕤樱唇颤动,嗫嚅羞涩,却还是应道:“是。”

????张文纨笑道:“去吧,现在连皇帝都不敢娶你了,你除了嫁陈操之还能嫁谁!你二伯父虽然固执,久之也必会答应的,好在如今二伯父那边也不管这边的事了,你要出城也无妨,反正建康城内外无人不知你与陈操之的事。”

????陆葳蕤脚步轻盈地回绣阁向张彤云和小婵回话,张彤云小婵都甚是高兴。

????陆葳蕤道:“阿彤,明日你与我一道去新亭吧?”

????张彤云笑道:“我家顾虎头又没回来,我去接谁啊!”

????陆葳蕤含羞道:“新亭菊花台的菊花都开了,我们一起去看菊花。”

????张彤云道:“不去,让小婵与你去。”

????陆葳蕤便与小婵约好明日卯时末刻在南门相见,然后齐赴新亭——

????这一夜,陆葳蕤久久不能成眠,摸摸左足踝上系着的赤丝绳,想着三月天与陈操之在秦淮河畔的陈氏新宅的西楼上的缠绵,陆葳蕤不禁浑身发烫,辗转反侧,情难自已,却又想起那个病重的谢家娘子,自那日去乌衣巷见到了谢道韫,听到那柔美低沉不时杂着咳嗽的嗓音说出的一番深情言语,陆葳蕤就对谢道韫非常怜惜,当时情绪激荡之下说愿意让陈操之娶谢道韫,但事后想想又觉得不对,这不是承让的事,她不能扭曲自己的情感,她要和陈郎君在一起,这种炽烈的情感无法抑制,不能与陈郎君在一起毋宁死——

????然而,瘦弱而依然努力挺腰端坐的谢道韫如清晰的剪影一般深刻在陆葳蕤心里,这谢家娘子一往情深让她动容,她想,这世间何曾有这样的男女友情,谢家娘子一心只为陈郎君着想,帮助陈郎君与陈郎君同喜同忧,这谢道娘子是不是喜爱陈郎君尤胜于她?

????这样一想,陆葳蕤就更难以入眠了,披衣而起,立在窗前看楼外迷蒙昏暗的院落,半圆的月亮已经西坠,星辰闪闪烁烁,夜风轻拂,带来后园桂花的芬芳——

????陆葳蕤心想:“我已经不能再多喜欢陈郎君一分了,我只能这么喜欢陈郎君,好比一个人力气有大小一样,我已竭尽全力,可是谢家娘子胜过我,比我还喜爱陈郎君,那我也没有办法。”

????秋夜寒重,陆葳蕤回床去睡,心想明日还要起早呢,睡不好脸色会不好看,嗯,谢家娘子我一点也不嫉妒,我喜欢她,我希望她好起来,这次陈郎君回来,应该有办法治好她的,明日我要问问陈郎君——

????……

????九月十一日卯时末,陆葳蕤乘一辆马车,带了十来个婢仆随从出了建康城南门,与小婵黄小统数人会合,一道往新亭而来。

????陈尚原想去新亭迎接十六弟的,但因为陆小娘子要去,他觉得不大方便,就没有同去。

????建康城前些时下了几场秋雨,这两日放晴,天空就显得格外清碧高远,朝阳初升,霞光万道,众人都觉喜气洋洋,操之小郎君回来了,一切都会好起来。

????黄小统骑着马,鞍前是一对雌雄白隼,黄小统道:“陆小娘子,等下快到新亭时,我就放出白鹰,小郎君他们若是先到了就会看到,就知道陆小娘子到了。”

????一行二十人加紧赶路,不需半个时辰,新亭山遥遥可见,黄小统便打开雄隼有脚绊,朝前方示意,那神骏的辽东白隼便风驰电掣朝前飞去,在新亭山上盘旋一圈,倏忽飞回——

????黄小统道:“小郎君还没到。”

????板栗奇道:“小统,莫非你懂鸟语,这大白鸟把看到的告诉你了?”

????黄小统笑道:“我就是知道,不过究竟怎么知道的我也不能告诉你,怎么说呢,这叫只可意会不能言传。”

????板栗“啧啧”道:“小统出息了,跟着陈郎君出使长安,现在说话竟这般让人难懂了。”

????众人皆笑,陆葳蕤一颗心也是浮跃跃轻飘飘的,已经数月没有这么轻松快乐过了,陈郎君一回来,这感觉就是不同,阳光都似乎明媚起来了。

????一行人来到新亭山下,见陈操之果然还没到,陆葳蕤和小婵便登上半山亭,一边赏玩菊花,一边等待陈操之到来,黄小统派了一个随从快马去迎陈操之,就说陆小娘子已经在新亭等着了,他自己架着双隼在菊花台上放飞。

????正这时,从建康方向来了一群人,或乘车或骑马,来到新亭山下,十余人往半山亭攀登而上——

????板栗和几名陆氏府役拦住道:“我家小娘子在台上赏花,请诸位稍等一会再上去吧。”

????那十余人中的为首者身材高大,广颐丰颊,气势凌人,扭头对左右冷笑道:“哪家的小娘子如此气派,占到新亭山来了,竟不许我等游玩!”

????板栗也知理亏,陪笑道:“小人是陆尚书府上的,请诸位多包涵,要不待我命人设锦幛遮蔽一下诸位再上山,可好?”

????为首那人根本不听板栗说什么,厉声道:“皇帝已将这新亭山赐于我建道场,以后这里就是归本道首所有——”身后一人扯了扯他袍襟,低声道:“卢道首,这是小陆尚书府的家奴,亭上的小娘子子想必就是那位入宫未成的陆氏女郎。”

????板栗一看,这后面说话的人他认得,却是去年在瓦官寺山门外调戏陆小娘子还殴打他后被冉盛打断腿的皇帝侍从朱灵宝,再看其身后几人,果然计好相龙都在此。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