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五 假谲 六十二、摧折卢道首-上品寒士 澳门网上365bet_365bet平台注册_365BET能赢钱吗

上品寒士

卷五 假谲 六十二、摧折卢道首

卷五 假谲 六十二、摧折卢道首2017-11-15 15:10:21Ctrl+D 收藏本站

????六十二摧折卢道首

????三月初六,陆葳蕤在新亭山目送陈操之远去,今日再见,已是九月十一,睽离半载,相思刻骨,又兼流言蜚语风雨凭陵,这对陆葳蕤这样养尊处优的门阀女郎而言,实在是饱受煎熬艰辛备至,而今执手凝眸,那灵魂深处涌上来的甜美感觉,让她觉得没有什么不值得的,当然,方才遭遇卢竦那一幕实在令人不快,损害了相爱之人久别重逢的美好心情——

????陈操之握了握陆葳蕤柔软微凉的手,轻声道:“就好象你一直在这里等我。”又道:“葳蕤,你和小婵她们先下山去,我来解决这里的事。”

????小婵这才上前施礼道:“小郎君安好。”眼睛上下打量陈操之,说道:“小郎君晒黑了一些——”

????黄小统过来了,悲愤道:“小郎君,他们把我的白隼放跑了,再也不飞回来了!”

????这少年左臂从肘部反折过来,断骨刺破肌肤,血染袍裈,却都不如两只白隼跑了让他伤心愤怒。

????陆葳蕤看了看半山亭上的卢竦诸人,说道:“我和小婵姐姐就在这里等着,陈郎君,如果可以的话,就惩罚一下那些人,真是太过分了,好好的就打黄小统。”

????小婵想找绢布为黄小统二人包扎一下,陈操之止住道:“先别动,骨折了不要擅动,我不会接骨,待回建康再找医生疗伤。”

????冉盛问:“阿兄,怎么打,折手还是断腿?”冉盛说得很平淡,但冷酷之意显现无遗。

????沈赤黔上前道:“陈师,打死这些败类,我们刚回建康就遇到这等事,真是气愤!”沈赤黔手下十二名私兵个个武艺精熟,是从数千名沈氏庄客中精挑细选出来的。

????陈操之抬眼望着半山亭,问板栗:“那人不是天师道祭酒卢竦吗,去年被逐出建康,怎么又回来了?”

????板栗道:“陈郎君,这个卢竦是前月底回建康的,近来最受皇帝宠幸,现居住在宫中,传授什么《老子想尔注》,方才说皇帝把这新亭山都赐给他建道场了。”

????陈操之看了看卢竦及其身后的朱灵宝三人,灵光一闪,一个废黜皇帝司马奕的绝好理由跃上心头,心道:“很好,就把这些昏君佞臣跳梁小丑一并收拾了。”说道:“他们怎么对付黄小统就怎么还施他们,只不要伤及性命,这些人还可利用。”

????冉盛“嚣”地一声抽出腰刀,沈赤黔与其十二名私兵也一齐拔出刀来,跟着陈操之冉盛向半山亭走去。

????朱灵宝看到铁塔一般的冉盛手执明晃晃的钢刀大步而来,已是吓得双腿打抖,对卢竦道:“卢仙师,他们有刀啊。”

????卢竦虽然吃惊,却也不信陈操之敢杀他们,清咳一声,走出半山亭,拱手道:“来者莫非陈洗马,在下彭城卢竦,昔日与陈洗马有一面之缘,陈洗马手下这般执刀而来,意欲何为?”

????陈操之站住不动,冷冷道:“跪下!”

????卢竦没听明白,眉毛一扬,问:“什么?”

????冉盛沉声道:“叫你这狗才跪下,没听到吗!”

????卢竦勃然大怒,退后两步,冷笑道:“本道首只跪三官帝君,就是皇帝在此我也是不跪。”

????陈操之道:“你们殴打我西府军士,今日就把你们当作山贼打杀了也无不可。”

????卢竦暗暗心惊,西府桓温素来跋扈,陈操之真要杀了他们然后逃回姑孰,皇帝就是想为他报仇也无可奈何,眼见陈操之一众手下目光凶狠刀锋凌厉,看那样子就不是新兵庸手,他卢竦手下的八名弟子虽然身有武艺,奈何未携兵刃,而且对方人多势众,硬拼肯定是拼不过,大丈夫能屈能伸,就暂忍一时之辱又有何妨,待回到建康再加倍偿还对方便是——

????一念及此,卢竦换上笑脸,深深施礼道:“陈洗马误会了,卢某并没有对陆小娘子不敬,是卢某的两个弟子不晓事,与那个黄衫少年起了冲突,不慎跌伤了那少年,是卢某御下不严之过,卢某愿出两万钱以赎此过。”心里恶狠狠道:“不信你能得我两万钱用。”

????陈操之不置可否,见卢竦身后一名弟子手里握着一把单刀,想必是刚才从那个西府军士手里夺去的,便道:“那刀是西府军械,还来。”

????卢竦从那弟子手里接过刀,迟疑了一下,还是双手平托刀身,上前两步很诚恳地躬身呈上——

????冉盛走过去,取过刀——

????卢竦正要退后一步,蓦觉脖颈一凉,冉盛的左手刀已经压在他右边脖颈一侧,断喝一声:“跪下!”

????卢竦脖颈的大血管青筋一绽一绽,那刀锋只要轻轻一抹,他就要血溅五步,卢竦空有不俗身手也不敢乱动,嘶声道:“你们欺人太甚!”

????冉盛右手刀翻转过来,用刀背在卢竦左手肘关节用劲一击,“嚓”的一声,卢竦左肘被打断,又喝道:“跪下!”

????卢竦断臂痛得浑身冒冷汗,又觉颈侧刀侧微陷入肉,心知此人心狠手辣,哪敢再强硬,忍着屈辱,缓缓跪倒——

????冉盛瞪着朱灵宝道:“你过来。”

????朱灵宝见冉盛这般凶狠,帝师卢道首都被打断了手跪倒在地,现在又叫他过去,吓得魂飞魄散,“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双手高拱求饶道:“不干我事,我没有动手打人——”

????冉盛道:“过来,解下他腰带,将他反绑起来。”

????朱灵宝听说不是要打断他手脚,心下一宽,这个效力讨好的机会不容错过,赶紧膝行至卢竦身后,低声道:“卢道首,得罪了,在下也是被逼无奈。”

????卢竦“哼”了一声,朱灵宝已是麻利地解下卢竦腰带,要将卢竦反绑,卢竦左臂已折,被朱灵宝这么一扭,痛彻骨髓,忍不住叫起痛来,朱灵宝只怕冉盛打他,哪里管卢竦痛不痛,照样绑上。

????冉盛看着卢竦那八个弟子,还是那句:“跪下!”

????计好相龙二人已先跪下,那八名卢竦的弟子见师尊都屈服了,他们面面相觑,迟疑了一会,也纷纷垂头丧气地跪下。

????冉盛对朱灵宝道:“把这些人都绑上。”

????朱灵宝赶紧遵命去绑人,计好相龙平时都是惯于谄媚奉迎皇帝的小人,心想不能让朱灵宝独占这美差啊,也膝行而前道:“陈将军,我二人也擅绑人——”

????冉盛点头道:“绑紧。”

????卢竦的八名弟子虽然怒目而视,却也无可奈何,只有受绑,最后只剩朱灵宝一人无人绑他,上前陪笑道:“陈将军,都绑好了。”

????冉盛一刀背过去,将朱灵宝左肘打断,喝道:“老实跪着。”扭头对沈赤黔等人道:“都看着作甚,把这些狗才左臂都打断。”

????卢竦的弟子方才没敢抵抗,现在又哪里还能还手,一时惨叫声不绝于耳,左臂都给打折了。

????冉盛问陈操之:“阿兄,现在如何处置他们?”

????陈操之回头看了看,葳蕤和小婵她们已经下山去,想必是听不得这些人鬼哭狼嚎,便道:“小盛你领几个人押着他们入城,交给五兵尚书部处置,就说他们殴打西府军士,又对吴郡陆氏出言不逊。”

????板栗道:“我敢作证。”

????陈操之道:“不必你去作证,免得受责。”

????冉盛道:“好,阿兄先与陆小娘子回城去吧,留五个人听我使唤,要不我干脆在这里等丁阿舅来德他们到来再一起进城。”

????陈操之为了赶来与陆葳蕤相见,一早从二十余里外老盛店快马赶来,留下二十名军士护送丁立诚和来德的车队随后缓行。

????小婵用四尺绢布打了个结,让黄小统挂在脖子上把断臂维系着,黄小统这时走过来啐卢竦道:“狗贼,还我白隼,还我白隼——”

????卢竦跪地俯首,一声不吭,咬牙忍耐。

????沈赤黔对那一双白隼飞走了也很惋惜,见黄小统挂在胸前的竹哨,说道:“小统,你吹哨试一试,或许未飞远,能召回来。”

????“没有用的,两只都飞走了就召不回来了,还没养熟呢。”

????黄小统抹了一把眼泪,话虽这么说,还是要试一试,执哨劲吹,一缕尖细的哨音高拔而起,仿佛一根极细的丝线透云直上,这哨音传得极远。

????黄小统憋足了气使劲吹着,竹哨都差点吹裂,然而晴空缈缈,哪里有那雌雄白隼的影子!

????黄小统吹得面皮紫胀,汗水泪水齐流,犹不肯舍——

????陈操之道:“罢了,小统,我答应日后再觅一对白隼给你。”

????突见黄小统神色一变,惊喜交集的样子,养鹰人的耳朵对鹰的鸣叫声特别灵敏,他听到了远处天边传来两声短促的鹰鸣,当即兴奋地猛吹竹哨——

????西边天际,远远的见两粒白点,渐渐变大,转眼成了两只翼展数米的大鹰,往黄小统这边飞了过来——

????黄小统狂喜,扯掉脖子上挂着的绢布,不顾断臂剧痛,努力伸展双臂,让那两只翱翔归来的雌雄白隼停在他左右肩头——

????这一刻,少年黄小统神采飞扬。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