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六十二、又闻青莲曲-上品寒士 澳门网上365bet_365bet平台注册_365BET能赢钱吗

上品寒士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六十二、又闻青莲曲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六十二、又闻青莲曲2017-11-15 15:5:38Ctrl+D 收藏本站

????***本章节来源 WWW.69ZW.COM请到*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日傍晚,陈家坞大开筵席,东南西北四楼的大厅座唐士族与庶族寒门的族长家主当然不会同席共宴,而是各聚一厅的,但象这样的聚会也真是前所未有,寒门庶族自然是兴高采烈,这隐隐表明他们地位提高了,竟能与士族分庭抗礼了;而以全氏丁氏为的钱唐士族对陈氏把他们与庶族寒门的人一道宴请虽然有些腹诽,但也没有太多的不悦,他们还在为谢玄与扬州刺史属官宗录事的同时到来感到惊异,陈操之天才英博亮拔不群似已成定论,但就算陈操之名气再大,其出身于新进士族这一点是改变不了的,权倾朝野的桓大司马与出身太原王氏的扬州刺史王述竟争相来聘,王谢子弟也没有这般风光吧!

????但惊诧归惊诧,谢玄与宗录事的到来无让钱唐陈氏声望大增,钱唐八姓隐然以陈氏为了,一个家族有杰出子弟的确是可以振兴整个家族的。**-**

????陈操之两年多未食荤腥,今日虽可开禁,亦不敢多食,只吃了一大碗白米饭和一碗肉羹,谢玄宗录事对案而食,皆赞陈家坞的米饭清香菜肴鲜美。

????宗录事乃是扬州刺史府九品属官,此次受命前来礼聘陈操之为州文学,宗录事对此既惊诧又不解,当然还有深深的妒意,他去年随扬州内史王劭来钱唐审案,正值钱唐陈氏由庶入士,没想到时隔一年半,陈操之竟被辟为州文学掾了品秩犹在他之上里难免有些不平,但到此一看,桓大司马的使竟先期来到,征陈操之入西府,宗录事心里的妒意和不平顿时全被惊讶占据了,他知道征辟陈操之为州文学是王劭王内史在王刺史面前一力举荐的结果,王劭称陈操之有夏侯玄的风仪和思辨有刘~的洒脱和深情,王劭是王导之子,有他一言褒奖,陈操之身价倍增宗录事认为王劭对陈操之过誉了,万万没想到在这里会遇上桓温的使,桓温开府十余年来,出入西府的都是高门名士乎要成为五品以上的长吏,不经过西府历练就不具备资格似的温征陈操之入西府,派的使竟是陈郡谢氏的谢玄,这份礼遇可比征辟州文学隆重得多——

????宗录事向谢玄致意道:“若知谢掾要来,下官就不敢来了,扬州虽好,奈何西府更佳。”

????谢玄眼望陈操道:“那我二人现在就问问子重,到底是去西府还是扬州?”

????陈操之道:“我还得去建康加大中正考核啊稍一不慎,前功尽弃。”

????谢玄朗声大:“子重你现在的名声,谁还能剥夺你钱唐陈氏的士籍资格!大司徒和吏部敦促你去建康非是想见识你的风采而已,中正考核又如何能难得倒你,子重之才,别人只闻虚名,我可是实实在在见识过的。”

????宗录事亦笑,很有分寸:说些恭维话,说扬州士庶听闻“江左卫”陈操之将任州文学掾,简直是奔走相告,企盼一睹陈操之姿容,又知陈操之尚未婚娶,扬州仕女已开始绣香囊填香料,准备向陈操之示爱——

????堂众人皆笑,独谢玄剑眉微蹙,意有怅怅。

????时。陈家坞附近地几个寒门族长告辞回去。其余离得远地就都在陈家坞歇夜。谢玄说要与陈操之秉烛长谈。二人便在二楼共居一室。

????陈操之以前地卧室在三楼。后来为母亲病体衰弱。便随母亲一起搬到二楼。嫂子丁幼微回到陈家坞之后是住在三楼。如今陈操之已不是当年地童子。嫂子亦值妙龄。不便隔室而居。所以陈操之就依旧住二楼。

????陈操之在二楼地卧室左间就是母亲生前地卧室。小婵挑着灯笼照着陈操之谢玄上二楼经过那间黑沉沉地卧室时。陈操之停下脚步道:“小~姐姐。我想看看我娘地房间。”

????小婵“噢”地一声。便去那卧室门上地绳子一拉。绳栓向上升起。“吱呀”一声。门开了。小婵举着灯笼走进去。将灯笼搁在几案上。取开灯笼罩子。借火点亮案上地一盏鱼灯。晕黄柔和地灯光瞬间流溢。在房间里渲染出明暗光影——

????陈操之对谢玄道:“幼度先到我房间小坐。我看看就来。”

????谢玄道:“子重请便。我就在这楼廊上立一会。”

????陈操之步入亡母卧室,但见莞席木俎箱奁铜瓯依旧,母亲生前摆设一动未动,便举起案上的凫鱼灯,走入屏风相隔的里间,点亮床前小案上的青铜雁鱼灯——

????四屏大床纱幔低垂,母亲似乎刚刚离去,只是永不再回来了。

????床前箱檐一尘不染,以前每天夜里,陈操之都会带着宗之和润

????这箱檐上陪母亲闲谈一会,然后吹两支曲子,待母才回自己房间继续读书习字——

????陈操之轻轻摩挲母亲房间的一些小用具——暖手的铜炉一根藤杖装针线女红之物的竹>有海马葡萄图案的铜镜牛骨梳子……

????陈操之看到一个小瓷罐,随手打开盖子,一股霉味扑鼻,仔细一看,罐底有几粒指甲盖大小的药丸,已经干枯霉——

????陈操之心中大怮,眼泪顿时就下来了,这是前年母亲身体欠佳时,他遵扬州名医杨泉之嘱带着冉盛和来德到附近山上采来野山楂果给母亲服食,希望母亲身体好起来,因母亲怕酸,陈操之又将山楂果晒干磨粉调以精面和蜂蜜制成山楂丸,让母亲早晚各服几粒,山楂丸还没有吃完,母亲就去世了,睹物思人,情何以堪!

????小婵也掉眼泪,却安慰道:“小郎君莫再伤心了,老主母可不愿意看到小郎君的眼泪啊,老主母生前喜热闹喜闻人笑语——”

????陈操之“嗯”了一,拭干眼泪道:“小婵姐姐,取我竖笛来,我想再为母亲吹奏一回,以后这两支曲子我不会再吹奏了。”

????……

????悠呜的箫声一起,原本喧嘈杂的陈家坞堡霎时皆静,只有箫声如水般流淌,溢满陈家坞每一个角落,陈操之守墓两年余,陈家坞就再没有响起过这美妙深情的乐音,陈氏族人一起静听,那些士庶客人也都侧耳听之,心里叹道:“这就是号称一绝的陈操之的竖笛啊!”

????丁幼微因为郎要与谢玄联榻夜话,而且冯凌波也与她一道住在三楼,也就没带宗之润儿下楼来找丑叔,这时听到静夜箫声,两个孩子立即想起了祖母,眼泪汪汪的,丁幼微和英姑便赶紧带着他二人下来,冯凌波带着两个侍女也跟了下来。

????来到二楼,见谢玄立在上,宗之和润儿依旧称呼谢玄为“小祝郎君”,与那个祝英台祝郎君区分开。

????丁微牵着宗之和润儿走进里间,箫声止了,陈操之从床前箱檐上站起,微笑道:“嫂子,带宗之润儿出去吧。

????”吹熄鱼灯,来到楼廊上。

????谢玄已经进陈操之间了,陈操送义妹冯凌波,还有嫂子和两个孩子上楼后,回到自己卧室,小婵在拨弄炭火,青枝在一边侍候,谢玄端端正正坐在外间书案前,看陈操之写的《论语新解》——

????陈操之为母守墓期间写了三部书,分别是洋洋八万言的《论语新解》五万余言的《老子新义》和四万言的《音韵论》,《明圣湖论玄集》也已扩充至六余万言,庄子内七篇从《逍遥游》至《应帝王》俱有精彩阐述和挥,外篇的《>》《天道》《秋水》《山木》等篇什亦有独到的妙论——

????一直断断续续在写的《一卷冰雪文》已近两百则,每则长的数百字,短的几十字,玄远瑰奇意味隽永,尽显魏晋名士雅迹清范——

????而《音韵论》则是陈操之集孙炎《尔雅音义》李登《声类》和吕静《韵集》之大成,取三十六汉字为声母,以《韵集》里的韵母字为韵母,对东晋时已具雏形的反切注音法进行改良,使之更为精密——

????谢玄看着这厚厚一叠书册,这本翻翻,那本翻翻,爱不释手,恨不得一下子全读完,叹道:“子重,平辈人中我只敬佩你一人,三年守孝,苦学励行,竟成书数十万言,玄言妙语,字字珠玑,这比那些只知拘礼守孝虚掷光阴无所作为之辈何可同日语!”

????陈操之在谢玄对面坐下,按了按身下的苇席和蒲垫,感受了一下柔软,说道:“幼度兄过奖了,读书有所得有所思,就写了这些,恐见笑于大方之家。”

????谢玄道:“明日请冯府君到县上召几名的书吏来,把子重这十三卷书册抄录一遍,我要带回去仔细拜读。”

????二人在灯下叙谈了一会,谢玄忽然沉默了,陈操之知他有话说,便让小~青枝自去歇息,他与谢玄要作长夜谈。

????待小婵青枝从外掩上门离去,陈操之开口便问:“幼度,英台兄安否?”

????谢玄放下手中书卷,盯着陈操之看了片刻,缓缓道:“子重,自前年九月别后,家姊可曾写过书信给你?”

????—

????第二更会很晚,大约要凌晨一点左右了,正好以码字来辞旧迎新,2009年只剩最后三个多小时了,书友们手里还有月票的砸给小道吧,谢谢。(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idian,章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正版阅读!)

????WWW.69ZW.COM六九中文首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