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三十二、为了告别的聚会(小道有话说)-上品寒士 澳门网上365bet_365bet平台注册_365BET能赢钱吗

上品寒士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三十二、为了告别的聚会(小道有话说)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三十二、为了告别的聚会(小道有话说)2017-11-15 15:5:0Ctrl+D 收藏本站

????***本章节来源 WWW*69ZW*COM请到*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操之与六伯父陈满去县上为陈流处理后事,顾恺之尚值丁春秋也一并跟去,汪德一命吴县尉派十名步弓手保护,以免陈操之等人再受鲁氏族人冲击,鲁主簿已死鲁骏被拘押,原本嚣张跋扈的钱唐鲁氏没有了主心骨,褚文谦也乱了方寸,无力支持鲁氏,陈流之妻潘氏稍一审问,就对与鲁主簿通奸之事供认不讳,而且承认陈流那个三岁的儿子是鲁氏的骨血——

????陈满气得大骂潘氏淫妇,先前还一直想着把陈流的儿子领回去,现在一看到那个白胖可爱的三岁男童就极为厌恶,按晋律的户律,潘氏当死,这三岁男童鲁氏不肯收留,判归潘氏母家抚养,由鲁氏拨田三十亩给潘家作为养儿田。(->

????对于儿子陈流,陈满还是感情的,抚尸痛哭,却在陈流怀里现一封带血的遗书,陈流对自己听信鲁氏和褚氏教唆怂恿,图谋族弟的田产陷害族弟定品的劣行痛悔至极,愧对陈氏祖宗愧对父母,只求十六弟和族长允许他归葬陈氏墓地,以免成孤魂野鬼——

????陈满览信,老泪纵横,把信给陈之看,陈操之心下也是恻然,说道:“六伯父,我不会反对陈流归葬陈氏墓地,先停柩灵隐寺吧,待四伯父回来,由四伯父决定。”

????丁异以鲁氏冒注士籍严重危及钱唐士族的声誉和利益为名,连手全氏朱氏顾氏范氏,杜氏戴氏,一道监督汪德一审理此案,文谦孤掌难鸣,速遣人报知吴郡的叔父褚俭,等褚俭吴郡赶来,已经是半个月后的事了,鲁氏改注籍状诈入士族侵吞田产逃避租税的罪状已经查得一清二楚俭也无法一手遮天来翻案,因为这涉及钱唐大多数士族的利益,褚俭只有撇清褂褚氏与鲁氏的关系,鲁氏沦落无法避免了,奴婢仆散去占的六十顷良田全部缴还充作官田,鲁氏也是钱唐大族,人丁颇旺,本来有人丁课田二十顷,现在削减一半,鲁氏十六岁以上男丁以后每年要服三个月的杂役许由他人代为服役,家里资财大半抄没入官府充作漏缴的租税赋调,竟有两百万钱之多,汪县令临卸任之际,办成了这么个大案算扬眉吐气一回,褚俭恨咬牙切齿也没用,他汪德一不归扬州吴郡管辖了,他现在是荆州南阳郡宛县县令。

????那褚文谦虽然任了钱唐县令,但失去了鲁氏的协助,可以说是断了一臂,钱唐另外七大士族都有些瞧不起褚氏都道褚俭褚文谦叔侄的官位都是坐不稳的,拭目以待好了。

????陈操之并不插手鲁氏之,他来到县上处理了陈流的后事,当晚便回陈家坞,依旧侍奉母亲向顾恺之请教人物画技法与徐邈谈玄论儒—

????九月初是定的宗之和润儿去丁氏别墅看望母亲丁幼微的间操之从县上回来便让来德和冉盛送侄儿侄女去,陪同前去的还有青枝陈操之这次没去,他要留下来陪年老的母亲。

????来震送信去会稽东山是九月初耽搁的话,来回四天就足够了直到九月十五也未见来震回来,来震妻子黄氏都慌了,陈操之说再等两日,若还未回来就派人去寻找。

????月十七午时,来福与荆奴都已经准备出去会稽寻找了,来震回来了,来福见儿子无恙,不禁埋怨道:“来震,你也是做爹的人了,还不会办事,小郎君派你去上虞送个信,你却耗上半个月。”

????来震道:“爹。儿子止去了上虞。还去了一趟>县。”

????来福瞪道:“叫你去上虞。你去>县作甚!”

????这时陈操之下楼来了。来震赶紧道:“小郎君。祝氏郎君马上就到。还有>溪戴安道先生。我就是随祝氏仆人去了>县才晚了几天回来。”

????陈操之问:“来了哪位祝氏郎君?”

????来震道:“便是上次陪支度大师来这里地那位祝氏郎君。”

????陈操之点点头。心想:“谢道果真是出不来了。应该是与王凝之定亲了。自由地日子一去不回了。那次曹娥亭相见就是我与她最后一面了吧。”

????陈操之便让来震带路,他和顾恺之徐邈一起去迎接。

????戴逵戴安道年约四旬,一袭杏黄袍不巾不冠,竹簪绾,脸形狭长,鼻梁很高,脸部极具雕塑立体感,除了驾车的仆人外,只有一个抱琴的童子,简简单单洒脱出尘,见到陈操之,拱手含笑道:“早闻钱唐陈子重左右手书法是一绝,更精于音律,思慕久之,今日戴某不请自到。”

????陈操之深深施礼道:“本欲去>县拜访戴先生,只是家母年老,不敢远行——”

????一边的顾恺之忘了与戴逵见礼了,瞪大眼睛看着谢玄,问徐邈:“他就是祝英亭?”

????谢玄认得顾恺之,去年在建康相识的,朗声大笑,拱手道:“冒充祝氏子弟大半载,今日被长康兄揭穿了,子重兄仙民兄莫要怪罪

????下陈郡谢玄谢幼度。”

????徐邈大为惊讶,原来祝英亭便是谢安的侄儿谢玄,谢玄少负才名彦秀绝伦,与王献之并称王谢双秀,那么祝英台又是谁,论才学,祝英亭稍逊乃兄祝英台啊?

????没等徐邈问,谢玄就已经说道:“祝英台却的确是姓祝,是我表兄,他此次不能来。”说这话时,谢玄看了陈操之一眼,陈操之温雅微笑,点了点头,表示会帮着隐瞒谢道的身份。

????顾恺之这时已与戴逵相见,得知戴逵带来了两幅画作,竟等不及进陈家坞,就在堡外展卷欣赏。

????戴逵带来的两幅画,一幅是八尺长卷《绣林七贤图》另一幅是《南都赋图》——

????《竹林七贤图》画是~康阮籍山涛戎向秀刘伶阮咸,还有一个上古高士荣启期,这八位高士皆席地而坐,服饰不同,姿态各异,神情迥别,各尽其妙画中王戎,一手靠着木几,一手**玉如意,仰屈膝,旁若无人整幅画情韵绵密,风趣巧拨——

????《南都赋图》是戴逵根据东张衡的《南都赋》而画的,南都指的南阳郡宛城,是东汉五大都城之一,山川秀美建筑壮丽,戴逵当然未见过东汉时宏大的宛城只是根据张衡赋里所描绘的景象,凭自己的想象将“园庐旧宅,隆崇崔嵬;御房穆以华丽,连阁焕其相徽”的巍巍南都再现于笔端。

????顾恺之默作声,就在堡外足足欣赏了小半个时辰逵虽赶远路来此,亦无倦,与谢玄陈操之徐邈静立一边等候。

????顾恺之终于叹道:“观戴先生两幅作,我获益甚多,戴先生之画在吾师卫协之上,张墨张安道也不及戴先生。

????”

????逵淡淡说了句:“岂敢。”虽无骄态,但自有一种不屑客套的清傲之气又道:“人言晋陵顾恺之是画痴,日一见名不虚传,戴某的两条腿站酸了。”

????众人皆笑,一齐坞堡,在底楼客厅坐定。

????用罢午恺之邀戴逵指点他的《秦淮春雨图》和《新亭对泣图》,陈操之见谢玄此次来与上次颇不一样常有忧色,便问何故?

????谢玄不答道:“子重兄,随我到堡外散步一回如何?”

????陈操之知道谢玄有话要单独与他讲同他下了楼,出了坞堡大门。

????秋末冬天气,已经颇有些寒意,午后斜阳暖暖地照着,柳林疏疏,远处的明圣湖秋波浩渺,坞堡后的九曜山青黄交接,比之春夏的一碧青山别具秋山之美。

????谢玄一边观景,一边往西缓缓而行,开口第一句就是:“子,我四叔父兵败淮南,消息是半月前传到的,四叔父已回到建康听候朝廷处置。”

????陈操之叹息一声,无语。

????谢玄道:“四个月前你就对家姊说过我四叔父此次北征恐难获胜果,当时我不以为然,只有我三叔父颇为忧虑,亲去淮南为四叔父参谋,没想到还是溃败了,不知重当时是如何料到的?”

????陈操之道:“也不是料到,只是担忧而已,燕国慕容氏善用兵,令叔谢豫州才华横溢,是庙堂之器,于为将之道恐怕有些生疏——”

????谢玄道:“子重所言真让我吃惊,王右军也曾这么评论过我四叔父,我四叔父北征路上,犹吟诗啸傲,直似游山玩水,又称呼手下将士为劲卒,大失军心,以至于大溃败。”

????陈操之问:“安石公是否准备出山了?”

????谢玄盯了陈操之一眼,笑了笑,说道:“子重对我陈郡谢氏了如指掌啊。”

????陈操之道:“安石公不出,如天下苍生何!现在该是安石公一展抱负的时候了。”

????谢玄道:“我三叔父已在建康,为四叔父兵败之事四处奔走,我此次来这里,其实是要赴建康,家姊以及另外四位从兄弟过几日也要取道钱唐同赴建康,以后就在建康乌衣巷居住,暂不回会稽了,所以我来是向子重道别的。”

????———

????寒士封推,效果不甚理想,小道很是惆怅,看来这真是本小众书了,但收藏也有三万多啊,书评区里夸奖鼓励小道的书友也很多,为什么成了叫好不叫座?这书现在写到这一步,风格会延续,小道也会认真写好这本书,唯求支持小道和寒士的书友们有能力订阅的订阅本书,不要看盗版,你的一份订阅就为小道写好本书添了一份信心,感谢书友们的订阅。

????另,在历史分类月票榜上被三戒和尚超过了,就是所谓爆菊,难堪啊,能不能请书友们支持一下爆回去,明日中午十二点之前月票如能达到二百,就更新七千字,请书友们给小道一些动力,小道是上班族,码七千可谓极限了,所以需要书友们鼓励,请投月票给寒士。

????-\WWW*69ZW*COM 六|九|中|文|书友上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