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二十八、鱼与熊掌我欲得兼-上品寒士 澳门网上365bet_365bet平台注册_365BET能赢钱吗

上品寒士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二十八、鱼与熊掌我欲得兼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二十八、鱼与熊掌我欲得兼2017-11-15 15:4:50Ctrl+D 收藏本站

????***本章节来源 WWW*69ZW*COM请到*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秋之夜,初升的皎月从楼廊外照进来,铺在地上的栏雁鱼灯的光茫模糊淹没,秋风飒飒,坞堡沉静。**-**

????陈操之沉思久之,终于开口道:“三兄,我不能去建康。”

????陈尚起先以为陈操之考虑的另外的事,万万没想到陈操之竟会说不去建康,惊道:“十六弟,你何出此言,去建康是家族第一等大事,你的名声已在建康流传,京中士族权贵,有嫉妒的有欣赏的有不屑一顾的,都在期待你的建康之行,大司徒司马昱最好清谈,每逢休沐日,司徒府总是高朋满座,高官显贵名士名僧云集,~尾如意挥动,各种辩难此起彼伏,殷浩与孙盛的‘易象妙于见形’殷浩与支道林的‘才性四本’这些经典辩难都出自司马昱的是大司府,~参军曾向大司徒说起你的儒学玄学和佛学的造诣,说陈操之清谈之妙,不在当年殷浩之下,是以大司徒衷心企盼你的建康之行,到时或许根本不要参加十八州大中正考评,只要在司徒府名士清谈中妙语惊四座,就足以让钱唐陈氏跻身士族,与支道林名的康僧渊渡江南来后声名不显,几近于乞丐,就是凭借与殷浩的辩难名声大振,十六弟大才,如此良机,何以裹足不往?”

????陈操之道:“三兄,不是弟不肯去建康,弟为家族入士籍可谓殚精竭虑,既为族人也为我自己,即便建康是龙潭虎穴我都会去何况这是扬名的大好机会—”

????陈尚道:“是啊,爹爹与我虽然建康为入士籍奔走,但也仅是跑腿而已,真正为家族出大力的还是十六弟,是十六弟结识~参军才有现在这样的机会,十六弟现在却说不去建康,到底所为何故?”

????陈操之却问道:“兄方才见过我母亲了,与七月初相比三兄以为我母亲气色如何?”

????陈尚愣,随即眉头皱起,缓道:“与两月前相比七叔母的确衰老了许多。”

????陈操之道:“我了栖光寺的支度大师扬州名医杨泉来为母亲诊治都说已非药力所能为只有小心照料安心静养,去年葛稚川先生临别时也告诫我说今年五月后莫要外出,无他,养儿防老也,所以我不能去建康。”

????陈尚额汗下来了道:“六弟纯孝之心可嘉,可是入士籍是陈氏家族的百年大计光宗耀祖之事去建康,最多两个月便可回来,七叔母也一定会让你去的,我这就去告知七叔母——”就欲起身。

????陈之端坐不动,说道:“三兄陷弟于不孝吗?人孰无父母,我父早亡寡母含辛茹苦扶养我成人,如今母亲体弱多病我何忍离母须臾!”

????陈尚扶膝坐下。低头不语抬起来经满面是泪。说道:“十六弟兄素知你纯孝。七叔母只有你一个儿子。我不会埋怨你。我只想我钱唐陈氏盼这样地机会已经盼了百余年。如此良机错失。钱唐陈氏就再无翻身地机会了。后世子孙再如何力也难有出头之日。想起老父在京翘等待十六弟前去。但十六弟却不能随我去。我该如何面对老父啊。”

????陈尚须眉男子泣不成声。陈之亦含泪道:“三兄。且先收泪。听弟一言。弟绝非那种轻易放弃良机地迂腐之人。我为陈氏入士族筹谋已久。岂肯就此放弃——”

????陈尚重燃希望。问:“那十六弟是如何考虑地?”

????陈操之道:“对家族而言。我赴建康是为了家族利益。举族都会支持。我母亲若知道此事。也一定会命我赴建康。但对于其他人而言。我赴建康则是求名。士之德更重于才。就算我在司徒府辩才惊四座。但若是别有用心提出我不顾家中老母病重而来建康挥着~尾夸夸其谈。那我何言以对?”

????陈尚冷汗又下来了。十六弟考虑得极是。司马氏最重孝道。若十六弟被人抓住有违孝道地污点。那将前功尽弃。并且十六弟这一辈子也毁了。六品免状都可能会被收回。更别提钱唐陈氏入士籍了——

????陈操之道:“我不去建康。钱唐陈氏入士籍还有一线希望。我若去建康那就肯定无希望。所以我行自然之道。奉老母颐养天年。”

????陈尚点头道:“十六弟深谋远虑,愚兄不及,我明日便起程去建康见老父,将十六弟纯孝之心达于都城,让世人皆知,就算钱唐陈氏入不了士籍,可也是诗礼传家的儒门。”

????陈操之道:“孝心不是权谋,我只做我应该做的,三兄也不要刻意宣扬,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我不会就此束手听凭命运摆布,我既要照顾好母亲以尽孝道,也不能让钱唐陈氏入士籍的良机白白丧失,鱼与熊掌我要得兼。”

????陈尚也振奋起来,问:“十六弟还有何良策?”

????陈操之道:“也是笨方法,就是把我的三篇玄学论着呈给大司徒司马昱,相信大司徒会感兴趣的,今夜我再润色一下,重抄一遍,制成书册,明日交给三兄。

????”

????陈尚喜道:“好,明日上午我来取。”

????陈操之又叮嘱陈尚莫让他母亲知道这事,不然的话他母亲严命他去建康那就糟糕了,陈尚连连点头。

????当夜,陈操之手不停书,将三篇玄学论着整理抄

????订成薄薄一册,题名《明圣湖论玄三篇》,分别是关《天道无忧论》关于老子的《功成自然论》以及《儒道释同心论》,这三篇文章都采用古典的主客问难式展开论述,《天道无忧论》是陈操之与~希在定品考核上关于周易的问难,现在加以精精练和补充;《功成自然论》是谢道谢玄姐弟初到徐氏学堂时与徐邈的辩难徐邈招架不住,陈操之加入辩难,那是一场极精彩的论战,当时以祝英台之名出现的谢道谈锋锐利辨析义理丝丝入扣,陈操之的应答和反击也是引经据典针锋相对,现在整理出来竟有洋洋五千言;《儒道释同心论》则是陈操之与~超在通玄塔上关于儒道释三教殊途而同归的辩难——

????篇文章加进来一万三千多字,陈操之一直写到丑时四更天,写完后才觉小婵还坐在他身边,讶然道:“小婵姐姐没去歇息啊!”

????小婵用手轻拍嘴唇,说道:“知道操之小郎君有要紧事就没催你去睡间我还端了茶水给你喝,你都不记得了?”

????陈操之惭愧道:“写得太神了,茶来张口,没注意到小婵姐姐还未歇息,对不住啊姐姐。”

????小婵笑道:“这有什么对不住的,小郎君又不是故意不理我最爱看小郎君专心学习的样子,有时眉毛一扬有时嘴角一动有时还念念有词——”

????陈操之笑道:“原我还有这么多小动作啊,看来修养不到家,离泰山崩于前而目不瞬差得太远——小婵姐姐快去睡吧,不用管我,笔墨我自会收拾。”

????小婵道:“还是我来吧去洗漱,到老主母房里时轻声些莫让老主母知道你这么晚睡。”

????陈操之回到二楼母亲房间,陈母李氏警醒得很到动静,问:“丑儿吗在什么时辰了?”

????陈操之道:“子时了,因为兄尚急需一篇文稿,我就抄给他,所以睡晚了。”

????陈李氏笑了一下,说道:“休要瞒我,现在丑时都过了,以后不许睡这么晚,好了,快歇着吧。”

????陈操之就知道母亲一直都没睡着,免轻轻叹了口气,心想:“母亲这样的身体,就算无人指责我,我又如何能放心得下远赴建康,机会总还会有,但母亲只有一个。”

????操之睡了不到三个时辰就了,听到母亲在楼廊上低声吩咐宗之和润儿:“莫要吵到你丑叔,你丑叔昨夜睡得迟,让他再睡会。”

????润儿轻声道:“我们不吵丑叔,我们在这等丑叔醒来。”

????陈操之笑道:“我已经醒来了。”两个孩便冲进来,欢笑着让陈操之带他们去登九曜山,这已经成了习惯,每日若不登上九曜山看一看,就觉得忽忽若有所失。

????陈操之道:“好,让来德去南楼请我三兄陈尚一起登山。”

????来德冉盛带着宗之和润儿走在前面,陈操之与三兄陈尚一边交谈一边缓步上山。

????时已深秋,西风凋树,九曜山的树木或青或黄,还有红艳艳的枫叶,秋葵桂花朱蕉松叶菊,丛鲜艳点缀在山岩林石间。

????陈操之问:“三兄从建康来,可知豫州刺史谢万石北征的消息?”

????陈尚道:“尚不知确切消息,只知泰山太守诸葛攸伐燕兵败,与谢万石同时北征的徐州刺史~昙因病退兵彭城。”

????~昙是~超的叔父,时任北中郎将领徐兖二州刺史,与西中郎将豫州刺史谢万同时受命北伐,~昙兵出高平谢兵出下蔡,增援洛阳,这洛阳是永和十二年桓温第二次北伐从姚襄手里夺回来的,当时桓温建议将都城迁回洛阳,众议未许——

????陈操之听说~昙生病,正与其后世所了解的相印证,叹道:“谢万北征要大败而还了,许昌颖川诸郡又要沦入敌手。”

????陈尚只记在心里,没问陈操之为何如此肯定谢万一定会失败,反正这次入京就会知道消息了。

????陈操之又问:“三兄途经吴郡时,可曾听说陆使君之子病情如何了?”

????陈尚道:“听说是卧病不起了,我因急着赶回钱唐,未去探望。

????”

????陈操之道:“陆使君与我有知遇之恩,按理我应前去探望陆公子,只是母亲需要照顾,我不能前往,我等下写一封信,请三兄到吴郡时呈给陆使君。”

????陈尚从九曜山下来,待陈操之写了信,就将那卷《明圣湖论玄三篇》一起收入行囊,便去南楼向母亲和幼弟告辞赴建康,这是他今年五月以来第三次去建康了。

????八月底来震的妻子黄氏分娩,和来圭的妻子一样也生了一个儿子,来福这一脉真是人丁旺,来福生的都是儿子,两个儿子又生了两个孙子,儿子媳妇都是年轻体健,还有得生呢。

????陈母李氏见到胖胖的小男婴,好不羡慕,心里想着若是丑儿把陆小娘子娶过门也生出这样壮实的男婴可有多好!

????寒秋九月到来了,陈母李氏身体一直不见好,常常夜咳,无法平卧,总是半靠半坐在床上白日里却又还好,也不咳嗽。

????九月初五午时操之正陪母亲用午餐,听得楼下牛车声响,似有好几辆牛车到来

????亲道:“娘,我去看看,应该是有客人来了。”上听楼下有人嚷道:“子重,子重恺之来访。”

????陈操之俯身一看,就见一个着白绢衫戴紫纶巾的俊拔不凡的少年郎正仰头四望这少年郎身高近七尺,眉毛与眼睛离得很开乎对看到每一件事都无比惊奇充满了兴趣——

????“长康!”陈操之叫道,喜上眉梢,朝院下挥手,回头对母亲道:“娘,儿的好友来了,我去迎他们上来。”

????陈操之飞奔下楼,只见院中停着六辆牛车,有十几个人,顾恺之大步过来,朝陈操之略一施礼,便拉住陈操之的手仔细打量,说道:“子重兄,去年腊月一别,你似乎更俊美了,这江左第一美男子非你莫属,人道献之第一,我以为王献之不如你,王献之过于苍白秀美。”

????陈操之笑道:“有三绝顾虎头在,我何敢称第一。”

????顾恺之道奇道:“绝?哪三绝,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顾恺之人称“画绝”“痴绝”“才”,现在应该还没这说法,陈操之道:“自然是绘画吟诗和容止三绝了。”

????陈操之一边顾恺寒暄,一边朝其他来客看去,跟在顾恺之身后走来的是身高体壮人物轩昂的刘尚值,随后是相貌不俗的丁春秋,而立在牛车边微笑着望着他的那个额广鼻挺眉长目秀气质端凝的少年正是徐邈徐仙民。

????“仙民。”陈操之拉着顾恺走过去,不待徐邈作揖,便拉起他的手,说道:“我等挚交,不必拘于俗礼,来握手礼吧,尚值春秋,一起来握手。”

????刘值丁春秋笑着走过来,五个人十只手交叠在一起,这一刻,友情的可贵充塞于年轻的心灵。

????顾恺之痴态作,用他那独特的顾咏大声吟道:

????“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

????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

????为乐当及时,何能待来?

????愚爱惜费,但为后世嗤。

????仙人王子乔,难可与等期。”

????这是去年冬月陈操之临别晚用洛生咏腔调吟唱的古诗,顾恺之现在用晋陵方言咏叹,刘尚值顿觉睡意一阵阵袭来。

????陈母李氏扶着栏杆笑问:“丑儿,这些都是你朋友吗,有几个是第一次来陈家坞吧。”

????顾恺之徐邈刘尚值丁春秋便一字排开,二楼的陈母李氏深深施礼,分别道:“晋陵顾恺之——”

????“东莞徐邈——”

????“晚辈刘尚值——”

????“晚辈丁春秋——拜见陈伯母。”

????陈母李氏年老喜热闹,见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客人,很是欢娱,招呼道:“都请上来坐吧,丑儿,好生款待朋友。”

????陈操之领着恺之四人上到二楼,顾恺之四人又以后辈礼拜见陈母李氏,顾恺之糊涂,见陈母李氏面现紫色,还以为是血色充足呢,说道:“晚辈听尚值说陈伯母身体欠安子重忧心忡忡,晚辈也很挂念,今日一见,陈伯母身体甚是康健嘛。”

????陈母李氏笑道:“老妇这身体啊,还好,还好—顾公子是从吴郡来的吧,就这里多住些时日,我儿操之僻居小县也是寂寞,你们以游湖登山写字作画。”

????顾恺之喜道:“晚辈正要叨拢陈伯母,这次来啊,要住上一个月,把这青山秀水全部搬入我的画卷才舍得走。”

????陈母李氏李氏很喜爱顾恺之的爽朗明快,连声说好。

????润儿走过来问:“哪位是顾长康顾世叔?哪位是徐仙民徐世叔?”

????顾恺之徐邈都是一愣,他二人一向都是称呼别人为世伯世叔,现在被么个玉雪可爱的小女孩称呼世叔,一下子还没回过神来。

????顾徐二人向润儿各道姓名之后,润儿才与阿兄宗之分别向顾徐刘丁见礼,年龄虽小,但礼仪标准,一丝不芶。

????顾恺之大赞,对陈操之道:“子重,建康瓦官寺请我为其大殿画壁画,我答应三年之内画好,其中要画个龙女,一直未有形象,今日看到世侄女润儿小娘子,龙女形象有了。”

????润儿问:“顾世叔也会作画吗,有我丑叔画得好吗?”

????顾恺之大笑,说道:“过两日我画一幅画让润儿小娘子品评,看与你家丑叔的画相比认高谁下?”

????顾恺之四人及其仆从都未用饭,有十几个人,曾玉环与长媳赵氏极是能干,手脚麻利,不到半个时辰,十几人的饭菜全部烹制好。

????陈操之陪顾恺之四人用餐,陈操之见一向诙谐善笑的刘尚值怏怏不乐,便问何故?

????顾恺之笑道:“尚值辞官了,却又恋栈不舍,是以有些苦恼。”

????—————————

????第二更五千字到,今日更新九千,屁股都坐痛了,请书友们以票票支持一下,月票推荐票,话说最近推荐票好少,小道一周只有百多个精华,很多打赏的言之有物书评的书友得不到精华,请书友们多投推荐票吧,这样起点分配的精华就多,谢谢书友们,小道明天继续努力。(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idianm,章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正版阅读!)

????-\WWW*69ZW*COM 六|九|中|文|书友上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