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二 深情 二十一、借问茑萝何处有?-上品寒士 澳门网上365bet_365bet平台注册_365BET能赢钱吗

上品寒士

卷二 深情 二十一、借问茑萝何处有?

卷二 深情 二十一、借问茑萝何处有?2017-11-15 15:4:37Ctrl+D 收藏本站

????***本章节来源六九中文 WWW*69ZW*COM请到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上品寒士?? 卷二 深情 二十一借问茑萝何处有?

????陈母李氏睡下后。幼微才牵着宗之和润儿退出到小婵迎上来轻声问:“娘子夜里在哪个房间歇息。任凭娘子挑选?”

????丁幼微道:“先上去看看。”

????青枝掌灯。陈操之陪着嫂子丁幼微上三楼。小婵雨燕阿秀跟在后面。

????坞堡的板梯约为尺宽。可容两人并肩而行。丁幼微一手牵一个孩儿就有些。|儿却很高兴。说道:“今日多热闹。润儿真快活。”

????陈操之心道。是啊。西楼上下三层数十个房间。一楼就是来福一家八口还有荆奴和冉盛。二楼三楼只有母亲英姑宗之润儿小青枝和他总共七个人。是很冷清的。还好去年小婵青枝来了陈家坞。不然更是空空荡。而他又大半年在外游'。宗之润儿小孩子。自然感到孤寂——

????陈操之听到嫂丁幼微轻轻叹了一口气。他知道嫂子明天就要回丁氏别墅。嫂子肯定担心明天宗之润会难过。便道:“咱们陈家坞以后会越来越热闹。”

????丁幼微才阿姑说的话。不禁破愁为笑。说道:“嗯。等你们丑叔娶了妻子。那就会来一大群人。还担心房子够住呢。”

????润儿便问:“亲。润儿和阿兄应该称呼丑叔的妻子为丑叔母对吗?”

????小四都着嘴笑来。丁幼微也笑。说道:“叫丑叔可以。丑叔母不许叫。就称呼母。”

????说话间。上到三楼。楼梯右侧的陈操的-|里传出敲棋声。杨泉和丁春秋还在对弈。

????三楼一共十二个房间。每个房间分里外两小间。靠楼梯左边这一侧的六个大房间依次是陈母李氏原先的卧室。去年端午之前宗之润儿都与祖母还有英姑在这个大房间里小青枝来了之后便各带了一个孩子分开住了;其次是宗之的房间。小婵与宗之一起住;再过是陈庆之的书房间壁就是陈庆之与丁幼微的卧室;再边上是润儿青枝的住处最头上的是小厅和鹤鸣堂。

????丁幼微立在楼梯口踯躅着敢去。那边是她与庆之的卧室和书房——陈操之道:“嫂子今夜就在我娘这个卧室歇息吧?”

????润儿道:“娘亲今夜和润儿睡一起。”

????宗之道:“我也要娘亲在一起。

????”

????丁幼微声音微颤道:“到我原先的卧室和书房去看看。”

????小婵便到左起第三个房间里把青铜雁鱼灯点亮。丁幼微走了过去向里一看。油灯光线柔和晕黄。室内的风莞席木箱铜轻轻动的帐幔…所有摆设都与她离开之时一模一样。就好象她梦中多次回来看到的一。若不是两个孩儿温热的小手就在她的掌心握着她真怀疑自己又做梦了——

????小婵低声道:“这个房间依然每日洒扫。这席帷还是今年初更换的。原先的|幄些发黄了——这都是老主母咐的。”

????丁幼微悄立良久触景生情睹物思人痛上心头——

????陈操之不想让嫂子幼微过于伤感说道:“嫂子。到书房看看去。宗之和润儿每日都这边书房读书习字。”

????润儿道:“润儿每还弹阿兄吹玉。”

????陈操之道:“宗之润儿赶紧去展现才艺。让你们娘亲惊喜一下。”

????丁幼微被两个孩儿着出了这间卧室。站在廊上回头望。小婵正将青铜雁鱼灯熄灭。这间她与庆之居住近六年的卧室顿时陷入黑暗之中。那些逝去的恩爱蜜永不会再了。死生契阔未能偕老——

????。

????刘尚值很尽职次日辰时初。他带着二仆一婢从十五里外的刘家堡赶来杨泉即向陈母氏和陈操之行。陈母李氏五两黄金相谢。说杨太医大暑天的往返两千多里。实在辛苦。务必收下这微薄诊金。

????——六两黄金约值三万四千钱。实在不能说微薄——

????陈操之才学如何杨泉并不知晓。但桓伊全礼陆纳超谢安。这些当世一流人物都对其赞誉有加。陈操之的学识是不用怀疑的。士族子弟的名声或有华而不实之处但寒门子弟要闯这么大的名声。没有真才实学是不可能的。不说其他。单单这容止风仪就难的一见。所以杨泉决意结交|操之。千里远来。干脆做足情。他杨泉也不缺这几万钱。当下|辞不受。说道:“老夫人。杨某不辞辛劳远来。固然是因为陆使君重托。但令郎的纯孝也让杨某深为感动。真庆道院十日抄写三十卷《老子五千文》。这岂是

????|'年人做到的。杨某敬重令郎。这诊金我不收。”

????|母李氏听杨泉如此夸赞她儿子。又欢喜又感激。便收起金子。命来德去二楼仓库取五匹葛五匹麻五匹素罗还有一些农家特产。一起搬到杨太医牛上。说这都是自家佃户生产之物。杨太医万勿推辞不然她心下难安。

????杨泉便笑纳了。|母李氏又分别给了杨泉的药和车夫赏钱。亲送杨太医刘尚值出了坞。叮嘱陈操之多送一程。

????陈操之将昨夜写好的一封书信托刘尚值呈与陆太守。与杨泉刘尚值往北边走边谈。杨泉说起庾希的病情。笑道:“论起来庾内史还应感激操之。庾内史服五石散已积下病根。这次受激发散出来。为害尚不烈。若是自然发病。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陈操之微笑不语。,希么也不会感激他的。这定品希碍于名声没有再为难他。难|日后不打压他。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庾氏根基尚在。依然是江左顶级的高门大族。

????说起五石散。杨便又说到陆纳之子陆长生。摇头叹道:“陆长生病情比庾希严重的多啊。”只说了这么一句。便不再多说。

????陈操之里外。杨泉道:“操之。回去吧。好生照顾你母亲。少吃盐多食山。莫令堂大悲大喜。”

????陈操之深一揖。恭送杨太医上车。

????刘尚值上了车又跳下。说道:“子重。差点忘了一件事。顾长康上月寄了一封信给你。|个老芒头的儿子就送到我手上了。信我忘了带来了。长康说八九月会来吴郡小住。与你切磋画技——长康还不知道你已经回钱唐了。”

????陈操之道:“若长康到了吴郡。就请他钱唐找。仙民不是要来吗。到时你向陆使君告假。陪他二人一起来。

????”

????陈操之目送杨泉和尚值的牛车远。才转身与来德冉盛回陈家坞。走到松林边时。东去余||条路驶来三辆牛车。车边还跟着六七个仆从。陈操之只瞥了一眼。心头一震。这是陆府的马车和府役。

????那个戴着竹笠的黄胖执事远的便大叫起来:“陈——那不是陈郎君吗。”

????陈操之强抑着内心的激动。快步迎上前去。就见|辆牛车跳下一个小。正是陆的贴身侍女短锄。

????锄看到陈操之。喜道:“陈郎君。真巧啊。没想到真能遇上陈操之。”又跑到中间那辆牛车边上声道:“小娘子。真的是陈郎君。真是太巧了。”

????梳灵蛇分着花罗衣碧裙的陆下了。上午的阳光照过来。这女郎娇美的脸庞绯红如霞。眼波盈盈望着陈操之走近。唤一声:“陈郎君——”

????陈操之作道:“小娘子好。是来访明圣湖畔的“羽衣萝花”的吗?”

????陆微一蹰躇。她身边的小婢簪花便道:“是啊。陈郎君。我家小娘子就是来明圣湖赏花的。去年不是也来过吗?”

????小婢短锄道:“知道陈郎君是钱唐人。又住在明圣湖畔。我和簪花姐姐都说会不会遇上陈郎君呢。没想到真遇上了。”

????陈操之听这两个小你一言我一。明显是在为陆掩饰。这自然是因为有另外几个陆府执事和仆妇在的缘故。看这两个小婢是知道陆的心事的。

????陈操之微笑道:“我在吴郡多蒙陆使君关照。现在小娘子赏花来此。在下少不的要做个东道主。请小娘子还有诸位执事一起到陈家坞饮一杯茶水。解解渴——那“羽衣萝”我也知道在哪里。等下领小娘子去观赏。”

????几个陆府执事和仆妇都眼望陆。等小娘子示下。

????陆脸上红晕不。不敢看陈说道:“赶路乏了吗?那就去歇会吧。”

????那黄胖执事向陈操拱手道:“那就要叨扰陈郎君了。”

????冉盛笑嘻嘻道:“诸位都随便我来。不远。三里路不到。桂子酒莉茶尽有。”

????陆趁那些仆役没注意。飞快的问了一句:“陈郎君母亲安好吗?”

????陈郎君道:“还好。你先上车。到了再说。”

????陆见陈操之意态祥和。料想其母并无大病。便放了心。坐回马车。锄和簪花这两个小婢跟着陈操之走路。一行人往陈家坞而去。

????-\WWW*69ZW*COM 六|九|中|文|书友上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