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一 玄心 八十六、大道如青天-上品寒士 澳门网上365bet_365bet平台注册_365BET能赢钱吗

上品寒士

卷一 玄心 八十六、大道如青天

卷一 玄心 八十六、大道如青天2017-11-15 15:3:54Ctrl+D 收藏本站

????***本章节来源六九中文 WWW*69ZW*COM请到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上品寒士?? 卷一 玄心 八十六大道如青天

????春秋是专门来提醒陈操之这件事的。说完后便冒雨驱,。

????防人之心不可无。|操之定品在即。被逐出陈家坞的陈流选在这个时候来到吴郡。只能以大的恶意来揣测他。

????来德怒道:“那个|七。亏小郎君年前还答应族给他一个悔过自新的机会。竟还想着害小郎君。这人的心真是黑透了。”

????刘尚值皱眉问:“子重。你猜那陈流能干些什么?”

????陈操之道:“无他。就是想坏我名声。”

????刘尚值道:“子重在钱唐吴。风评都是极佳。陈流是什么样的人县上的人都清楚。清者自清。浊者更浊。陆太守徐博士都知你的品行。陈流想坏你名。只会把自己搞的更臭。”

????徐早早用了晚餐。时过与陈操之谈论声韵之学。听了这事。笑道:“君子之道三: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怕他怎的。那种不容于宗族的类。敢来郡上造谣言。倒霉的是他自己。”

????陈操之倒没有象刘尚值那么看轻陈流。陈流在钱唐县做刀笔吏。心计是有的。更虑的是陈流后后主使的是鲁主簿和氏家族。现在看来氏家族他陈操之是鱼死网破没有回旋的余的了。只有完全击垮氏家族。否则的话他陈操之陈家坞族人在钱唐就不的安宁。总要伺机寻衅的但以陈操之现在的身份。显然还不能撼动氏在钱唐的的位。所以陈操之还的非常谨慎。

????原本脾气火爆的冉盛听了众人议论。出奇的没有说什么只是握着把小刀学来德削木头。

????时初。祝氏兄不请自到。这日子有时陈操之去祝英台住处。大多时候是祝英台来桃林小筑。或品清谈或纹枰对弈。祝英台依然是直言快语。初识时是觉的此人狂傲有些可厌。但交往久了高华气质流露让人不觉他狂。只觉其不同流俗。徐刘尚值都对祝英台非常佩服。徐常常与|操之联手与祝氏兄弟辩难互有胜负兴味然。

????现在英台与陈操之对弈虽然还是负多胜少。但已经很少在开局就被打崩。他开局时小心避免中陈操之的圈套选择简明行棋不与陈操之在角部多纠缠。经过这七八局的较量祝英台已经瞧出陈操之的布局非常厉害。中盘力量也很强。常有妙手。官子是陈操之的弱项。只要进入大官子阶段。他没落后三子以上。就有望扳回来。祝英台以为不需要多少时日。他就能完全占据上风。那时和陈操之下棋就没什么劲了。就等着陈操之去他住处找他对-了。高手总要矜|一些嘛。

????陈操之与祝英台对-是全力以赴。祝英台是他前世今生遇到过的最聪明的人。在棋局上祝英台很少会犯同一个错误。那些定式骗招只能对祝英台使用一次。第二次他就能从容避过。若是那种很过分的骗招。祝英台还会反击。让陈操之的不偿失。所以陈操之也是打起十二分精神应付。这心思是越逼越妙棋力是越压长的。与祝英台对弈。陈操之也觉自己棋力在长进。总能压祝英台一头。

????今夜陈操之有些神思不属。在与氏兄弟辩白马非马时落了|。又在其后与祝英台对弈中小负。

????祝英台缓缓收着棋子。凝视陈操之。问道:“子有何心事?”

????陈操淡道:“输了就是输了。何必找理”

????祝英台道:“这棋应该是你赢的。后面你疏漏太。似乎不大专心啊。这样赢你。我很不痛快。”

????陈操之道:“那么抱歉。是我养性功夫不够啊。最近一段时间就不要对-了。”

????祝英亭道:“子重兄是为定品之事担忧吗?以子重兄之才。区区六品官人算的了什么!”

????陈操之不答。对冉盛道:“取我柯亭笛来。”

????祝英台长身而起。笑道:“主人吹笛逐客了。”

????此时雨收云开。云隙深处。几粒寒星闪烁。看来这十来日绵绵的春雨应该要止歇了。

????祝氏二仆灯笼照路。二婢随后。祝氏兄弟闲闲的走着。身后那桃林掩映的草房子。淡淡的火映在湿湿的泥的上。一缕声缭绕不绝。穿林渡水。始终在祝氏兄弟耳畔——

????祝英台叹道:“清谈对弈。都是为这别时一"。”

????又行了一程。草堂声虽因隔的远而低微。但由于陈操之的吹奏技巧和柯亭笛异于其他洞的音色。虽然隔了数十丈。在这静夜中依,历

????|

????祝英台在桃林外停下脚步。倾听那悠远缥缈的声。徘徊不忍离去。往日走到这里。那箫声就止了今夜却依旧遥遥吹奏。似在倾诉似有忧思。有时缠绵有时-放激烈有时一往情深有时如薄——

????良久良久。箫声幽下去。待要凝神再听。转瞬就已缈不可闻。只有夜风清冷。碧溪流水这时才细细潺流淌起来。

????……

????此后数日。陈操之一去学堂听讲。冉盛就撒腿一路跑到城里。去郡城各客栈寻找陈流。接连找了两日不见陈流踪影。又到俭府第附近转悠。第四日。终于发现陈流与一个府管事模样的人走了出来。冉盛一时没注意隐藏。被陈流一看到。心虚失色。反身就走。

????冉盛暗悔自己大意。原想发现陈流后偷偷跟上。在僻静处给他后脑抡一棒。打不死也打残他。没想到却被陈流看到了。

????冉盛是一不做二不休性子。既然看到了。那就没有轻易放过的。大喝一声。大步抢上去。府管事不明白怎么回事。愣愣的站在那。被冉盛一把推倒。直追至府大门前。抽出藏在袖管里的短木棒——

????陈流腿快。前脚已跨进府槛。府两个仆役这时也已走了出来。

????冉盛不管不顾。直冲过去。着|流脑袋就是一棍砸下——

????陈流听到脑后劲急的风声。吓的魂飞散。急偏脑袋。那势大力沉的一就砸在他左肩骨上。听的“咔嚓”一声骨头碎裂声响。陈流惨叫一声。栽倒在的。

????冉盛还想补上一棍。底结果这个陈流。但府管事已经爬起身。大叫抓贼。府仆也已冲过来。冉盛不是完全只知蛮干的。知道府的人动不。转身便跑。疾奔马。府仆役又如何追上他。

????冉盛一口气跑出西门。才发现短棍还握在手里。摇了摇头。跑到小镜湖边。将短棍丢进水里。回到徐氏学堂。徐藻博士刚刚授完《小戴礼记》。草堂学子们收拾纸笔准备散学。

????陈操之看到满头大汗的冉盛。问:“|-。你干什么去了?”

????冉盛想想这事不能瞒小郎君。便道:“小郎君。看到那个陈流了。”

????陈操道冉盛火爆的脾气。惊问:“你把他怎了。打死'”

????冉盛挠头道:“没对准。应该没打死。不过至少三两个月他害不了人了。”

????陈操之问知冉盛是在府门前把陈流给打伤的。,头紧皱。和徐说了一声。带着冉盛一起去见徐藻博士。这事还的请徐博士拿主意。

????徐听陈操之说了情原委。说道:“陈流是没有悔改之意的。他来吴郡投在门下。然是要想方设法暗害操之。我料是想在中正来到吴郡时。安排陈流大闹一场。现在冉盛把陈流给打了。又不知伤势如何?只怕借机发作。先把冉盛抓起来。然后说操之纵仆行凶品行不端。在此定关键时期。这样的事。倒的确是麻烦事。”

????冉盛一听。“扑通”跪下。对陈操之道:“是我连累小郎君了。我即刻便走。他们抓不到。也没法陷小郎君。”又悔恨道:“只怪我当时没把陈流一棍打。府的人又认不的我。我跑了。他们能奈我何。只是现在——”

????徐藻道:“跑倒不用跑。操之。你把冉盛带上。我陪你去一趟太守府。向陆使君说明此事。样可预防俭借此生事。这事早点摆明更好。暗中捣鬼更难防。”

????陈操之便带着冉盛跟随徐藻博士去见太守陆纳。陆纳知道氏与陈操之的怨隙。听陈操之了前后原委。沉默半晌。说:“操之。你带着冉盛先回去吧。明日我遣人去丞郎府上问问。”

????陈操之与徐博士回狮子山下徐,学堂。天已完全黑下来。陈操之谢过徐博士。带着冉盛回到桃林小筑。一路上沉默不语。到了草堂即磨墨铺纸。大书:“大道如青天。我不的出”这十个字。写了一遍又一遍。

????冉盛惶恐道:“小郎君。你责罚——”

????陈操之激荡的情绪平静了一些。说:“小盛。这不怪你。那些人这些事迟早都要来的。我就是觉的氏欺人太甚。非要压的我永无出头之日才罢休。我陈操之绝不能如他们的意。钱唐氏与我势不两立。”

????-\WWW*69ZW*COM 六|九|中|文|书友上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